雪落关山- 第2430章 乔家父女回家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晨四郎 书名:雪落关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ingdian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佟德仁抡着鞭子,在马屁股上抽了两下,加快速度,进了园子,叫道:“乔姑娘,乔姑娘!”

    乔淑慎和父亲乔儒听见了叫声,趴在窗边一看,是佟德仁。父女俩悬着的一颗心放松下来,走出了茅屋。

    佟德仁心急火燎,翻身下马,差点摔到地上,乔淑慎说道:“佟少爷,您小心点。”

    佟德仁嘿嘿一笑,说道:“没事没事,我没事。”

    石正峰把两匹马拴在了树下,和佟德仁、乔儒、乔淑慎他们进了茅屋。

    佟德仁满脸微笑,问道:“乔姑娘,你在这还好吗,住得惯吗,饮食怎么样?”

    乔淑慎说道:“谢谢佟少爷的关心,我和我爹在这挺好的,住得好,吃得也好,和哑伯相处得也好。”

    旁边的哑巴老仆张着嘴巴,啊啊叫了两声,表示乔淑慎说的话没错。

    佟德仁说道:“乔姑娘,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八虎答应不再为难你们了。”

    “真的?”乔淑慎那明亮的眼睛里绽放出了光彩。

    佟德仁说道:“千真万确,石先生去找到八虎,把八虎痛打一顿,打得八虎服服帖帖。”

    乔儒在旁边诧异地看着石正峰,说道:“你把八虎给打了?”

    石正峰说道:“本来我是想去和他们讲道理的,但是,他们听不懂人话,我只好用拳头教训他们一顿。”

    乔儒说道:“八虎在安邑城横行霸道,嚣张跋扈,你打了他们,就怕他们不服气,日后找你报复。”

    石正峰说道:“他们要是不服气就尽管来找我,我见他们一次打他们一次,打到他们服气为止,看看究竟是他们的骨头硬,还是我的拳头硬。”

    乔淑慎笑道:“石先生,你教训了八虎,为安邑百姓出了一口恶气,你真是个大英雄。”

    石正峰说道:“佟少爷才是英雄,他临危不乱,和八虎对抗到底,铮铮铁骨令人钦佩。”

    乔淑慎把目光转向了佟德仁,说道:“是吗,佟少爷?”

    石正峰这是故意往佟德仁脸上贴金,佟德仁见乔淑慎用崇拜的目光看着自己,摸着脑袋笑了笑,说道:“石先生过奖了,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事,坚决不向恶势力低头。”

    乔淑慎说道:“佟少爷,你也是个大英雄。”

    被心爱的女孩子夸奖了一句,佟德仁像喝了甜酒似的,一张脸红扑扑的,飘飘欲仙,都快飞起来了。

    乔儒在旁边说道:“佟少爷,石先生,我们这里挺简陋的,没什么好东西招待你们,我去给你们倒杯热水。”

    乔儒拿来两只水杯,洗刷干净,给石正峰、佟德仁各自倒了一杯热水。

    佟德仁捧着水杯,喝了一口水,说道:“乔叔叔,八虎已经答应不再为难你们了,你和淑慎回家吧,外面有两匹马,我和石先生骑一匹,你和淑慎骑一匹。”

    乔淑慎说道:“不行,我今天还不能回去。”

    “为什么?”佟德仁问道。

    乔淑慎说道:“我答应了哑伯,帮他缝补衣服,

    这衣服还没补完呢。”

    哑巴老仆在旁边比比划划,啊啊叫着,那意思是告诉乔淑慎,不用她补衣服了,她还是早点回家吧。

    乔淑慎说道:“不行,哑伯,我爹从小就教育我,做人要讲信用。我答应了你的事,就一定要做到。再说了,我回家也不差这一时半刻。”

    乔儒说道:“佟少爷,现在天都黑透了,我和淑慎就再在这叨扰一宿,明天早上天亮了再回去吧。”

    佟德仁说道:“那好吧,明天早上,我坐着马车来接你们。”

    佟德仁、石正峰在茅屋里坐了一会儿,然后辞别乔儒、乔淑慎和哑巴老仆,骑马回到了佟家大院。佟德仁告诉仆役,“明天早上天蒙蒙亮就叫我,我有事要出门。”

    佟德仁回到房间里,倒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这一觉,佟德仁睡得很是香甜,等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天光大亮。

    佟德仁很是气愤,叫来了仆役,说道:“我不是让你天一亮就叫我吗,你怎么没有叫?”

    仆役说道:“少爷,我看您睡得挺香的,就没忍心叫您。”

    佟德仁指了指这仆役,没说什么话,气呼呼地走了。

    佟德仁要叫车夫赶着马车,立刻去接乔淑慎和乔儒,石正峰拦住了佟德仁,说道:“你急什么,咱们都和乔姑娘约定好了,咱们不去,乔姑娘不会走的,你还是吃完了饭再去吧。”

    佟德仁说道:“乔姑娘要是等得着急怎么办?”

    石正峰说道:“女孩子出门要化妆的,你这么急吼吼地赶过去,反而给乔姑娘添乱,走吧,咱们先去吃饭。”

    石正峰、佟德仁到了餐厅吃饭,发现佟老爷不在,佟德仁问仆役,仆役说佟老爷早上有事,出门了。

    “这大清早的,能有什么事?”佟德仁也没在意,嘀咕了一句,匆匆吃了早饭,就和石正峰坐着马车,去接乔儒、乔淑慎父女。

    马车一路行驶,来到了山脚下的园子里,佟德仁还没等马车停稳,就跳了下来,叫道:“乔姑娘,乔姑娘,我来接你啦!”

    佟德仁粗声大气地叫了几声,茅屋的房门打开,不见乔儒、乔淑慎父女,只见哑巴老仆一个人走了出来。

    佟德仁感到奇怪,问道:“哑伯,乔姑娘和乔先生呢?”

    哑巴老仆比划了一番,佟德仁皱起了眉头,说道:“你是说乔姑娘和乔先生被人带走了,被谁带走了?”

    哑巴老仆继续比划,佟德仁没看明白,石正峰在旁边说道:“哑伯,你的意思是乔先生、乔姑娘是被佟老爷派人带走了?”

    哑巴老仆点了点头。

    佟德仁疑惑不解,问道:“我爹为什么要带走乔先生和乔姑娘?”

    哑巴老仆摊开双手,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石正峰阴沉着脸,说道:“德仁少爷,我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佟德仁说道:“石先生,你有什么话尽管直说。”

    石正峰说道:“我觉得佟老爷很有可能是把乔先生、乔姑娘带走了,交给八虎

    。”

    佟德仁大吃一惊,说道:“不会吧?”

    石正峰说道:“我也希望我的猜测是错的。”

    佟德仁立刻跳上了马车,叫车夫全速行进,赶回佟家大院。一进家门,佟德仁看见了佟老爷,佟老爷一改这些天来的忧郁沉闷,显得很是高兴,喜气洋洋的,在那提着鸟笼子,逗弄金丝雀,嘴里还哼着小曲儿。

    佟德仁走了过去,一把夺过了鸟笼子,佟老爷愣了一下,随即露出怒容,说道:“德仁,你这是要干什么?”

    佟德仁说道:“爹,乔先生和乔姑娘是被你接走的吗?”

    佟老爷的目光躲躲闪闪,说道:“你在说些什么,我听不懂。”

    佟德仁的语气变得严厉,叫道:“你说实话,乔先生和乔姑娘是不是被你接走了?!”

    佟老爷很是气愤,指着佟德仁,说道:“我是你爹,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说话?!”

    佟德仁说道:“爹,你告诉我,不要骗我,乔先生和乔姑娘,是不是被你接走了?”

    佟老爷不敢直视佟德仁的目光,犹豫了一下,语重心长地说道:“德仁,我是为了你好,为了我们佟家好......”

    佟老爷的话还没说完,佟德仁就一把抓住了佟老爷,抓得佟老爷生疼,叫道:“你干什么,松手,松手!”

    佟德仁说道:“爹,你把乔先生、乔姑娘弄到哪去了?”

    佟老爷也不遮掩,实话实说,“我把他们交给八虎了。”

    佟德仁看着佟老爷,像是被人狠狠捅了一刀似的,一颗心疼得直流血。如果佟老爷不是佟德仁的父亲,佟德仁肯定要把他按在地上,打个半死。

    佟德仁万分悲痛,说道:“爹,你怎么能这么做?”

    佟老爷甩开了佟德仁,板着一张脸,说道:“咱们家之所以和八虎产生矛盾,就是因为那对父女,只有把他们交出去,八虎才会放过咱们家。你知不知道,你太爷爷、你爷爷积攒下这份家当多不容易,我不能让佟家的家业毁在我的手里。”

    佟德仁说道:“爹,你怎么就那么怕八虎,你的胆子怎么就那么小,石先生不是把八虎都打服了吗,你还怕什么呀?”

    佟老爷情绪激动,说道:“你这孩子读书读傻了,现实世界的道理你是一点也不懂。这姓石的能打,可是他浑身是铁能打多少钉子?你知不知道八虎背后有达官显贵在罩着,那些达官显贵一句话就能抄了咱们的家,你再怎么能打,你也打不过官府,打不过大魏朝廷!”

    佟德仁流着泪看了看佟老爷,转身就走,佟老爷叫道:“喂,你要去哪里?”

    佟德仁头也不回,说道:“我要把乔先生和乔姑娘救回来。”

    佟老爷上去拉住了佟德仁,说道:“你疯了,你就这么去找八虎,八虎弄死你就像碾死一只虫子似的。”

    佟德仁说道:“就是死,我也不会向八虎屈服的!”

    佟老爷哭了起来,说道:“德仁,你可是我唯一的儿子呀,我们佟家就你这么一点血脉,你死了,我怎么活呀?听爹的话,在家待着,别犯傻了。”

    雪落关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