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魔妃:邪王宠妻狠强势- 正文 第一卷 秀风云_第92章 寒毒解法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浮笙 书名:逆天魔妃:邪王宠妻狠强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ingdian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九十二章 寒毒解法

    一个晚上过去了,第二日天色大亮,白冉从华老手里接过新的药瓶,闻了闻,一股浓郁的罂粟花的香气。

    “这是解药?”白冉抬头看向华老,很少见华老炼药,这次华老说怕白冉浪费药材折腾身体,便亲自动手。

    华老点点头,一手按下周身萦绕的灵力,笑的慈祥平和。

    白冉看了看手里的药瓶,默默地折服与华老的炼药技巧,药香虽浓郁,但却没有一丝药性流失。

    “以罂粟花入药就能解魅粟花的毒?那幻日国岂不是把解药也拱手送人?”白冉硬撑着抬起眸子,揉了揉眼睛。

    “魅粟花与罂粟花长得一模一样,除非幻日国人或者少数知情人,一般人是分辨不出的,这魅粟花的药方,也是幻日国人自己研制的,他国人除非顶级的炼药师,否则都不知道。”华老一字一句,耐心的说道。

    “幻日国倒是自信,还以为我幻影连像样的炼药师都没有吗?”白冉挑高眉毛,以维持自己的精神头。

    “事实就是如此,幻影国虽然实力强劲,但炼药方面确实匮乏。所以你这次进宫,一定要提防皇帝向你示好,恐怕他不会放过你这个炼药的好苗子。”华老道。

    “青云阁不是幻影国的吗?青云大师可是下界首屈一指的炼药大家。”白冉咬了咬唇角,撑着眼皮,不停地打哈欠。

    “青云阁立于四国之间,是不参与世间争斗的炼药组织,一旦存在,便与蓝魂学院一般,是独立存在的,不属于任何人也不偏袒任何人,所以虽然在幻影国界内,却不算幻影国的荣誉。”华老笑呵呵的摸了摸胡子,看着白冉哈欠连天的模样,脸上挂满笑意。

    “嗯。”白冉听着,却没多余精神去问些别的,抬头看向窗外已经大亮的天,深吸一口气,站起身子。

    “师父,我去看看他。”白冉低头,缓了缓神情,才推门而出。

    凤离歌屋外,叶盛坐在一边,流焰和雪团子也早就离开了白冉的屋子,守在凤离歌院子里,一人一兽正有一句没一句聊着,当然全是流焰在出声,无非就是什么凤离歌个畜生,凤离歌不要脸,凤离歌死了算了的话。

    雪团子趴在一旁的石桌上,平时滴流圆的眼珠此时耷拉着一半,没什么精神。

    “叶大师。”白冉走到叶盛身边,提起精神,淡淡一笑。

    叶盛提起脑袋,不悦的瞥了白冉一眼“干嘛?”

    “昨日之事,我替流焰道个歉,还望叶大师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他一时鲁莽。”白冉恭恭敬敬的对着叶盛鞠了一躬,远处流焰见势便要走过来,白冉给他抵了个阻止的眼神,流焰神情一顿,冷哼一声不再动。

    “别,我可受不起。”叶盛摆摆手,手里的大扇子摇的更起劲。

    “叶大师,流焰一灵兽,护主是他该做的事情,如果您对我有什么意见直说便是,若是不能直说,还望叶大师不要迁怒他人。”白冉脸色渐渐严肃起来,看着叶盛的眸子,不肯移开一刻。

    “你说什么?你说我迁怒于他!昨日是他,是他来找我理论动手的!”叶盛手里的扇子也不扇了,一下一下磕在桌子上发出砰砰的闷声。

    “叶大师的脾气我还是了解一点的,流焰平素虽暴躁,但不轻易动手,我实在是不想知道叶大师都说了什么好听的话。”白冉的脸色直接变为冷漠,双眸幽深,看的叶盛不禁冒了冷汗。

    转了转手里的扇子,叶盛移开视线“我说的也没什么错……”

    看着凤离歌的窗户片刻,叶盛忽的皱起眉头,将扇子举过头顶摇了摇“罢了罢了,我是说话不好听,你也别问了,是我失言。”

    白冉了然一笑,没再逼问,对叶盛又是一拱手,这才向流焰走去。

    流焰自然听到叶盛和白冉的对话,一脸为什么的表情走向白冉,白冉拽住又有些激动的流焰,扯着他的袖子便走回原地。

    “你又要干嘛,又打架?”白冉瞥了流焰一眼,她是护短,但是不代表就没原则。

    流焰瞪着眼睛,吭哧了半天,最后一手拍在已经睡着了的雪狐旁边,吓得雪狐鼻子一颤,直接睁开眼蹦到白冉身上。

    “傻球子胆子这么小……”流焰尴尬的冲雪狐撒气,白冉在一旁轻笑一声,目光又落在窗户上。

    里面青尘坐在椅子上,榻上还是一样的纯白色衣裳,青丝有些许散乱在床边,其余的她什么都看不见。

    雪狐摇着尾巴,蓬松的尾巴有一下没一下的扫着白冉的手腕,引得她的心也一下一下跳着。

    忽然,床边青尘转过身,视线直直看向白冉,微微点头,轻声道“白冉,进来吧。”

    白冉嘴角不经意的扯了扯,立刻松开雪狐扔到流焰身上,抬脚便冲屋内走去。

    流焰接过雪狐还没拿稳,便扯着嘴角一脸嫌弃的扔到桌子上,扫了扫红色的衣袖,看着白冉的背影从鼻子里不忿的哼了两声。

    白冉推开房门,青尘一脸兴奋的迎上来,冲着白冉稳稳的一点头。

    白冉也不由得扬起嘴角,轻声道“现在什么情况,他这寒毒到底怎样才能解干净。”

    “你以前患过火毒是吗,火毒解毒需要浴火重塑,寒毒也与它差不多,需要在药物的支持下,用极寒的水元素以毒攻毒。”青尘淡淡道“他自己的灵力是极为特殊的一种元素,与水元素差不多,只要有药材,他便能自行解毒,只是那药材太难找,传闻圣界森林中心地区才能生长,野兽环绕,洗尽森林的灵气。”青尘淡淡道。

    “那凤离歌为何不亲自去,他实力高深,远比我靠谱。”白冉锁着眉头,心中沉重万分。

    “他身患寒疾,碰不得极寒的药材,而我们这些熟人都没有上乘的水元素,只有你有这个资格也有这个实力。”青尘抿唇,将手上的药瓶交给白冉“这是青云阁特有的锁香瓶,凤离歌前几日问我要的,你应该能用得上。”

    只要凤离歌亲自向他开口要东西,那必定就是给这个女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