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魔妃:邪王宠妻狠强势- 正文 第二卷 弄乾坤_第173章 小色狼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浮笙 书名:逆天魔妃:邪王宠妻狠强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ingdian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两人一路无言,前方房屋前,之前给白冉带路的那个小孩此时正蹲在地上,手里拿着个木棍,在荒芜的土地里随意划着。

    徐铭轻咳两声,小孩儿顿时抬起头,目光落在白冉身上,水灵灵的眼睛便完成了月牙。

    “姐姐又来了!”小孩儿扔下手里的木棍,拍拍手,往两人这边跑过来。

    徐铭回头看了白冉一眼,好笑的伸手摸了摸小孩儿的头顶,轻声问道“二长老在哪里?”

    小孩被徐铭摸着头,脸上的笑意瞬间变为恐慌,瞪着大眼睛惊恐的看着徐铭,半晌才支支吾吾道“大长老不让我和徐铭哥哥说话,说你是药楼的叛徒……”

    徐铭闻言,眸子动了动,深吸一口,松开摸着小孩的头“那大长老有没有告诉你,离这位姐姐也远点?”

    小孩儿闻言,一双沾满土灰的小手便紧紧抱住白冉的腿,抬起头闪着灵光的双眼苦哈哈的看着白冉。

    “大长老说地里的药材都是姐姐烧掉的,说姐姐是坏人,也不让我和姐姐一起玩。”

    “那你还抱着她,不怕大长老罚你?”徐铭面含笑意,故意嗔了小孩儿一眼。

    “可是姐姐好看,我偷偷找姐姐玩,不会被大长老发现的!”小孩说着,咧开嘴又笑了。

    白冉看着孩子清澈的双眼,也跟着弯了弯嘴角,伸手捏了捏小孩肉乎乎的 脸,轻笑道“那你告诉姐姐,二长老在哪里?”

    小孩儿被白冉摸着脸,笑呵呵的松开抱着白冉的双手,短短的手指头指着房屋的后方“二长老在炼药房,姐姐可不能说是我告诉姐姐的哦!”

    徐铭见状,不由得嗤笑出声“小色狼……”

    白冉闻言,瞪了徐铭一眼,随即便和善的摸了摸小孩儿的头,蹲下身子低声道“小兄弟,姐姐不是坏人,不是姐姐烧的药材,是一个姓凤的叔叔挟持姐姐说要烧掉的。”

    白冉说着,脸上露出一丝无奈。uafs

    小孩见状,伸手摸了摸白冉的肩膀“啊,那个人真坏,竟然逼姐姐做不想做的事……姐姐放心,我一定会站在姐姐这边的!”

    白冉轻笑,站起身来,冲小孩摆摆手“那姐姐和徐铭哥哥去找人了,你接着玩吧。”

    小孩连连点头,头上束着头发的发带不停摇晃着。

    徐铭看了白冉一眼,迈开步子“你就不怕凤离歌知道。”

    “他是个傻子,他知道也无妨。”白冉抿唇。

    一个宁愿舍命救她的傻子。

    徐铭看着白冉闪着淡淡柔光的双眸,心中想起端木嫣向来的骄傲精致的模样,不由得蹙眉,沉默不语。

    “那小孩儿是谁,为何会养在药楼?”白冉跟着徐铭,绕过了房屋,直接走到后院。

    “是二长老在外面捡来的孩子,说他天赋不错,所以捡来好好培养。”徐铭道。

    “孩子心性不错,真希望别被这里的一些人早早泯灭了天性。”白冉轻叹一声,回头看着在地里跑着的小小的身影。

    “你也别被他的表面迷惑了,听说这小家伙刚来的时候,差点将大长老留给徒弟们练习的药炉给毁了,后来二长老将他关了三个月,才成了现在这般模样,只不过也时不时闯些小祸。”徐铭呵呵笑道。

    “没想到大长老能容忍一个孩子留在药楼,倒是有些良心。”白冉冷笑。

    “大长老虽是药楼的一把手,但实际他压不住二长老,毕竟四国最大的藏书阁是二长老一手掌握的,这四国上下,每天都有不同的人进到二长老的院子里,重金求他办事。”徐铭抬头看着远远的高塔,塔尖穿过云霄,笼罩着一层淡淡的云雾。

    徐铭轻车熟路的绕过药楼的前半建筑,来来往往的弟子们都用一种惊恐的眼神看着徐铭和白冉,只看一眼便都纷纷绕开。

    穿过白冉上一次炼药的屋子,白冉眸子眯了眯“二长老的炼药房和大长老是分开的?”

    “是的,二长老的居所在药楼最深处,毕竟平日里客来客往,便在药楼的后面另开了个门。”徐铭回头给了白冉一个安心的眼神。

    白冉看着远处层层叠叠的高树,很难想象那里竟然还有另一处居所,白冉出了一口气,快步跟上徐铭的脚步。

    两人很快便到了树林之前,白冉抬头看了看高耸的树木,这些树木少说都有几十年头,也不知是二长老在树林里开辟了一处居所,还是在居所前种了一片树林。

    刚进树林没多久,一道红色的身影便从树梢落下,袖口处的祥云纹闪着淡淡的金光。

    徐铭见到流焰,微微后退一步,恭敬的拱拱手。

    “事情办好了?”白冉看着一脸懒散的流焰,问道。

    “我与青尘说好了,让他全力配合徐铭。”流焰微微点头。

    徐铭站在一边眼皮禁不住跳了一下,出言问道“为何一定要顾青莲死?青尘竟会同意你杀掉亲师妹?”

    白冉闻言,双眸顿时覆上一层寒意,如刀般锐利的目光直直射向徐铭。

    “徐铭,你说话要注意分寸,是你想要动手杀掉她,不是青尘更不是我。”

    徐铭见状,连忙低下头,低声道“是我失言了,轻重我还是分得清的,你放心便是,我既然答应下来,事情我就会全部担下。”

    “希望如此。”白冉冷冷的看了徐铭一眼,声音很轻却极为清晰。

    徐铭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心悸的看了白冉一眼,直起身子继续往前走去。

    心狠手辣的女子,利用起人来与他毫不逊色,甚至利用他还要光明正大的告知他。

    流焰从一边折了跟野草,在手上随意绕着,走到白冉身边,胳膊肘怼了怼白冉。

    “你就不怕他把锅扔你身上?”

    “那也得看青云大师肯不肯帮他。”白冉轻笑“徐铭聪明,他明白青云大师不会护着他,反而会看在凤离歌的面子上站在我这边。”

    “行行行,算我多虑。”流焰听白冉这样说,便连连点头。

    白冉轻笑,忽的愣了一下,抬头看向流焰“你最近见到白烨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