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魔妃:邪王宠妻狠强势- 正文 第二卷 弄乾坤_第195章 我没病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浮笙 书名:逆天魔妃:邪王宠妻狠强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ingdian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最快更新邪王宠妻狠强势最新章节!

    第一百九十五章 我没病

    白冉冷眼瞧着这一对做戏的母女,冷哼一声打断“我带你们回去,不过我是为了白府的颜面而不是为你们,别忘了你刚刚答应我什么。”

    白冉说完,便走上了马车。马车外,谢梦德瞪大了眼睛,使劲儿推了白语凝一把“快点上去!”

    白语凝满脸不悦的跟着上了马车,一进门便看见里面斜靠在窗边的白暮秋,脚步又停了下来。

    “怎么了?”谢梦德在后面跟上,不满的催促着白语凝。

    “母亲,白暮秋也在……”白语凝咽了咽口水,愣在门口处,脚下却不敢迈进一步。

    白暮秋自儿时起就被蓝魂学院的副院长看中收去做了弟子,自小离家性格怪诞,所以家中他人只管他唤白少爷,并不给他排数。而白语凝也几乎没见过白暮秋几次,所以也只习惯唤他名字。

    白暮秋桃花眸子直勾勾的看着白语凝,一把将白冉拉到身边坐下,腰中的玉箫不知何时已经握在手中。

    谢梦德将白语凝挡在身后,看着白暮秋的眼神有些惊诧,隐藏起眼底的怨恨,谢梦德挂起一丝不伦不类的笑意“暮秋回来了啊……”

    “是白冉要带你们回去,这可不是我的意思,我与她不同,你还是别与我说话为好。”白暮秋毫不留情的别开脸,丝毫不给两人留任何情面。

    白语凝低着头,左右找着地方想坐下,径直走到白烨面前,低声道“我见过你,你是白冉院子里的侍卫吧,让开。”

    马车内顿时便寂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白语凝的身上。

    谢梦德一把拽住白语凝的手,往后一拉,回头一脸委屈的看向白冉“你看你妹妹……”

    “白烨是我的朋友,并不是什么侍卫,我只答应将你送回去,至于其他的我不管。”白冉漠然的扫了谢梦德一眼,往软榻上一倒,一副不想管的模样。

    白语凝双眼顿时蒙上了泪水,委屈的回头望着谢梦德,一脸的期盼。

    谢梦德瞪了白语凝一眼,一把将她拉到一旁的凳子上坐下,这凳子本是留着给人下马车时用的凳子,只因为白府的人都是实力颇高的人,下马车用不到凳子,所以一直放在角落里落灰。

    白烨端端正正的坐在一边,与谢梦德对视了一眼,又默默的收回目光,一动不动。

    谢梦德将白烨的行为视为挑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坐在白语凝身边的地上,不过马车内是铺着毯子的,所以即便坐在地上,其实也没什么不妥。

    白语凝像是受了多大委屈一般,窝在角落里压低声音抽泣着。

    不多时,马车因为没有人阻拦而接着开动,白冉顺着窗户往外看了看,御王府的马车早就不在队伍的最后面,想来是进城的时候就自行回府。

    没过多久,马车便停在白府门前,高挂着的白府牌匾之下,站着几位白府的侍卫以及下人,白冉一下马车,便看到站在门口的晓月。

    “小姐少爷终于回来了,家主可是天天念叨呢!”晓月连忙从门口跑到白冉的面前,一脸欣喜的看着白冉。

    白冉扯了扯嘴角,径直往府里走,路过一个下人,轻轻挥挥手“三小姐和二夫人在里面,去接一下。”

    下人面露怔色,没等再多询问,便看见马车上走下两个互相搀扶的人。

    下人们惊呼一声,连忙上前搀扶,里面不乏有以前谢梦德院子里的下人,凑到跟前一脸担忧的嘘寒问暖。

    白语凝站在谢梦德的身后,一脸怨恨的盯着白冉洒脱的背影,眼眶中打转许久的眼泪像开闸一般唰唰的往下掉。

    白冉三人直接脱离了后面的人群,只有晓月一人跟在白冉身边,时不时说些话和白冉聊天。

    正堂内,白厉正坐在椅子上看着书,白冉进门的一刻,白厉正翻着书,眼睛微眯,脸色很是严肃。

    “老头!”白冉往白厉面前一蹦,狠狠的敲了旁边的桌子一下。

    白厉被吓得一哆嗦,目光从书本移到白冉的身上,脸色渐渐蒙上一层怒意“臭丫头,你想把爷爷吓死!”

    白冉满不在意的挑高眉梢,往旁边一坐,拿起一边的水果就往嘴里扔。

    白暮秋则在白厉面前,一改往常肆意妄为,规规矩矩的行礼。

    白厉乐呵呵的将白暮秋扶起,随后摆出一张臭脸,愤愤盯着白冉“别吃了,就知道吃!”

    “白暮秋都回来了,老头你怎么还有心思看我,看你的宝贝孙子去!”白冉说着,一把抱起桌子上的果盘,作势便要往外跑。

    “臭丫头你给我回来!”身后,白厉的咆哮回荡在正厅内。

    白冉回头冲白厉做了个鬼脸,一把将果盘甩到白暮秋的面前,便带着晓月扬长而去。

    回到院中,白冉将晓月支去膳房,自己则将流焰召唤出来。

    流焰身上带着淡淡的金光,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俊脸带着一丝傲然,扫了白冉一眼。

    “有什么事儿又叫我?”流焰抓起一旁的茶杯,在双手间不停的扔着。

    白冉冷着脸,从戒指中摸出一个小药瓶,扔到流焰的腿上。

    流焰握住茶杯,往桌子上轻轻搁下,愣愣的看着腿上的药瓶,嘴角扯了扯“干嘛给我药,我没病。”

    “我是你主人,你瞒不过我的。虽然伤势不严重,但也不能耽误,这药你擦在伤处就好。”白冉平淡的说着。

    流焰抬头细细看着白冉,一手快速的将药瓶拿起放在一边,低声道“我没伤,你想多了。”

    “我虽不知你和凤离歌都选择瞒我是为何,但是我不傻,我看的见。”白冉将长剑往边上一放,走到流焰身边低头倒了一杯茶水“能迫使团子化为人身的对手,恐怕以你现在的实力是敌不过的。”

    流焰微微抿唇,紫红色的眸子带着一丝怒气瞪着白冉“我说没事就没事,你能不能不要瞎想。”

    白冉轻笑一声,淡淡的扫了他一眼,并未与他争辩。

    “那就将这药送给暗影的人,你不需要,他们应该是需要的。”白冉说着,桌子上又出现了一模一样的几瓶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