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中文 >都市言情 >逆天魔妃:邪王宠妻狠强势 > 正文 第二卷 弄乾坤_第229章 我不会离开他
我的书架 | 加入书架 | 举报章节错误 | 返回书页

逆天魔妃:邪王宠妻狠强势- 正文 第二卷 弄乾坤_第229章 我不会离开他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浮笙 书名:逆天魔妃:邪王宠妻狠强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ingdian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最快更新邪王宠妻狠强势最新章节!

    第二百二十九章 我不会离开他

    白冉默默的将座位上的双腿放下,从一旁的水果盘里捞出个桃子塞进嘴里。

    白厉见状,眼睛一瞪,胡子都气的直颤。

    白暮秋连忙顺了顺白厉的后背,大笑着吸引着白厉的目光“爷爷,不论真假,能让陛下消气不牵连白家才是最重要的事情。您想啊,御王殿下都在那一战身负重伤要去往云澜山养病,更何况我们小冉呢?陛下明智,必定能看出其中的轻重,小冉此举正好掩藏在假御王之下,不会被陛下察觉,爷爷您宽心吧!”

    “宽心宽心,整日说什么宽心,你看看她这幅样子,我怎么宽心!”白厉看着白暮秋轻叹一声,顺势又睨了白冉一眼。

    白冉冲白暮秋挑挑眉梢,一使劲儿,嘴里的桃子便在手上正正好好的裂成两半。

    白暮秋无奈的回了白冉一个消停的眼神,随即一番安慰白厉,正堂内浓浓的火药味才渐渐淡去。

    “丫头,陛下若再召你进宫,可不能再找借口了,如今你已经结束闭关,再找什么借口都不好。”白厉终是被白暮秋安抚下来,满面愁容的对白冉说道。

    “那端木旭和君澈要求娶我的事情又怎么办?皇帝难不成会向着我?会向着白府?这事情已经不是牺牲我一个人这样简单,爷爷,我若是进宫可还有回旋的余地?”白冉听白厉这样说,心中压抑已久的一团火焰顿时蹭的窜上了大脑,猛地站起身,双眼渐渐蒙上了火气。

    如今事情过去这么久,白厉不可能不知道君澈和端木旭在皇帝面前抢她的言行,现在无论她嫁给谁,嫁或不嫁都解决不了问题,反而会恶化事情的发展,此等时刻,她为何要见皇帝,听他的安排?爷爷又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觉得一定要见皇帝才能保证白府的平安!

    “你!白冉!你这已经是欺君,是抗旨!若被陛下发现,那我白府上下都逃不了!”白厉好容易平息下去的怒火再一次燃起,放在桌上的手微微颤抖,桌子也在他的手下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爷爷,即便我面见陛下,他对白府的猜忌和忌惮也少不了一分,如今凤离歌还在府上,在他醒来之前,任何理由都不能让我离开白府。”

    白冉言罢,淡淡的看了白厉一眼,双眸中的火气渐渐化为寒凉,眉心一蹙,转身离去。

    白暮秋怔怔的看着白冉离开的背影,刚想起身去追,忽的想起身边还在生气的白厉,嘴角抽了抽,白暮秋还是绕到白厉的身后,好言相劝。

    晓月等在门外,白冉一身戾气的从里面走出,脚下生风一般直接从门外飞掠至院子的方向。晓月一人怔然的站在门口,不知所措的往正堂了看了一眼便似乎明白了什么,微微抿唇,依旧站在门外不曾移动,似乎在等着旁人。

    回到院内的白冉直接穿过想要询问的流焰和青尘,直直的走进屋内,房门砰的一声死死的关上,随后窗户也传出落锁的声音。

    青尘呆呆的站在门外,指着房门,支支吾吾的道“凤离歌可还没用膳……”

    流焰被白冉莫名其妙的冷漠挡在门外,想仔细探听白冉内心的想法,但还没等平静心思,屋外就另外结起一层结界,流焰瞬间便被一股力量打出房门外十几米,白冉的心思也因为距离和结界变的探不清虚实。

    “妈的……”流焰暗骂一声,鼻子抽了抽,火红色的衣袖扬起,流焰狠狠的甩袖便要往旁边的厢房走去。

    “哎流焰,你看这药膳?”青尘手里端着碗,看了看白冉的房间,还是跟上流焰的脚步。

    “滚!吃什么吃,他少一顿饿不死!你给我离白冉远点!”流焰忽的停住脚步,火红色的眸子似是带着火光瞪向青尘,怒喝中在院中传开,远处的厢房,洛飞站在门边虚虚的往这边看来。

    青尘被流焰震耳欲聋的怒喝直接喊空了头脑,呆呆的站在原地,直到身体被流焰粗鲁的拽走,才心悸的眨了眨眼睛。

    白冉的形容真没错,流焰就是间接嗑药间接犯病……

    屋内,白冉静静的坐在凤离歌的窗边,双腿随性的盘坐,青丝划过她略有弯曲打的脊背,盖住透着疲惫的半面脸颊。

    不多时,门外的结界忽的传来感应,白冉眉心动了动,却并未有别的反应。

    房门轻轻被打开,白暮秋站在门边,瞧着里面寂静的样子,便轻手轻脚的关上门走了进来。

    一声轻叹传来,白冉眨了眨眸子,头不自觉的向床内别去。

    “怎么,生气了?小冉不是很喜欢那臭老头吗,还会生他的气?”白暮秋打着哈哈往软榻上一趟,一手拄着自己的脑袋,桃花眸子闪着随和的光亮,看向白冉。

    “爷爷为什么一定要我见皇帝,他明知道这种时候将我召到宫中必不会有什么好事!”白冉声音很低,低沉的声音里却透着浓浓的失望。

    她原以为白厉会维护与她,即便没什么作用但她也希望爷爷会表示支持自己,可她竟没想到爷爷竟然想的是让她去面圣以此来挽回白府在皇帝面前的地位。

    “你也别想太多,爷爷也是担心白府的盛衰,毕竟是百年世家,他要求你这样做也是有道理的。”白暮秋说了几句,也自知没什么道理,便也不再说话。

    “有什么道理?难不成皇帝会因为我乖乖进宫就觉得白府是臣服与他的忠良之后?笑话!他除了想一些能将我卖出去调停他儿子和外邦关系的点子,还能有什么好话!”白冉说着说着便有些激动,转过头来看向白暮秋,眼中的笃定咄咄逼人,似乎想要征求白暮秋的赞同。

    白暮秋的桃花眸子闪烁了一瞬,随后扯出一丝痞笑,安慰道“你将凤离歌私自带回府里养伤,这事情若是被皇帝知道,可不是你抗旨这么简单,那可对白府就是真的忌惮,你说爷爷他该不该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