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中文 >都市言情 >逆天魔妃:邪王宠妻狠强势 > 正文 第二卷 弄乾坤_第243章 喜欢他什么?
我的书架 | 加入书架 | 举报章节错误 | 返回书页

逆天魔妃:邪王宠妻狠强势- 正文 第二卷 弄乾坤_第243章 喜欢他什么?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浮笙 书名:逆天魔妃:邪王宠妻狠强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ingdian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最快更新邪王宠妻狠强势最新章节!

    第二百四十三章 喜欢他什么?

    君澈被眼前人极快的变化吓住,此时他一手紧张的放在桌上,神经紧绷的盯着白冉的双手,生怕她一抬手便是一簇火苗烧向自己。

    可谁知,白冉竟然在他一句表白后旁若无人的吃起饭来,君澈只觉得自己一腔热血软绵绵的打在一团棉花上,毫无回应。

    白冉按耐住心中的不耐,忍下眼底的厌烦之情,手指轻轻捻着筷子,飞速的扫荡着自己碗里的食物,不过一阵,便听得清响一声,瓷碗被白冉放到桌上。

    蹭了蹭嘴角,白冉站起身,对着君澈微微点头“多谢四殿下款待,白冉定不负陛下所托,与陛下您将使团进京一事办理妥当。”

    君澈怔怔的对上白冉清澈明朗的目光,好容易坚硬起的决心却在白冉这般平静的眼神里化为乌有。

    没出息啊!

    君澈默默的在心底骂了自己一句,也堪堪的站起身来“你接下来可有安排?我要在庭院煮茶,候柳尚书前来商讨使团一事,既然你在我这儿是要正经做事的,那此事你可就不能推脱。”

    君澈挑起眉梢,眼神中不可抗拒的威严令白冉心中再次激起一番厌烦。

    她讨厌任何人压迫她逼迫她做事情,无论此事她愿不愿意,该不该做。

    “该做的事情我会做,若是没有旁的事情,我先回去了。”白冉眯了眯眼睛,将目光从君澈身上移开,深深喘了口气,浑身笼罩着不耐烦的气息。

    君澈深邃的眼睛锁定在白冉躲闪的目光,白冉的厌恶他全然感受得到,可想而知,这女人就是想让他感受到她对自己的排斥。

    目光落在她发间的白玉簪上,脑海中闪过那一日自己殷切的端着精致的盒子递到她面前的画面,双拳默默的握紧,两腮微微鼓起,君澈沉着思绪,声音阴沉的有些诡异“你走吧,有事我会派人去叫你。”

    白冉闻言,决然的转过身,仿佛身后有什么洪水猛兽一般,提着灵力从君澈的殿内逃离出去。

    君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瞳孔缓缓放大。门外陆续进来了几个宫女想要收拾桌上的饭菜,君澈目光悠悠的扫过眼前的一众女子,眸子不悦的眯在一起。

    一阵金光闪过,君澈一只手死死的扣住其中一宫女的脖子,骨节分明的手上染着一缕宫女脖颈间流出的血液。

    令几位宫女惊呼一声,瞬时双腿发软瘫倒在地,身子跪在地上,抖得跟筛糠一般。

    “你们都怕我,她为何不怕我?”君澈从眸子的下方盯着四肢无力的被自己紧紧捏在手中的宫女,眼中荡漾着浓郁的戾气。

    宫女张着嘴,双眼恐惧的看着君澈,身子却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动作。

    她是眼瞎了吗,四殿下以往就算脾气不好,也从不会拿他们这群下人出气,更别说现在殿下掐着她连气都上不来。

    一旁的宫女缓过神来,心里念着殿下平日里的性格,掂量着半晌,还是抖着声音低声道“殿下可有不悦,不如放了她,与奴婢们说说?”

    今日四殿下是怎么了?跟被鬼上身了似的……

    君澈斜过眼神,锐利的目光直逼刚刚说话的宫女。

    宫女连忙闭上嘴巴,垂下头,一个字也不敢再说。

    “好,那你告诉我,她到底看上那人什么了?体弱多病,深居浅出,除了那副少见的皮囊有什么比得上本皇子的!”

    宫女被君澈高高扬起的声音吓到,猛地闭上眼睛,张开嘴半晌,才出了道蚊子般的声音“殿下说的可是白小姐与御王爷……”

    君澈听到两人的名字,手上的劲道松了松,那宫女连忙从君澈的手中脱离出去,捂着自己的脖子,无力的倒在地上大口喘着气。

    君澈眸子里的阴郁随着手中人的逃脱而慢慢消散,愣愣的摸索着手背上粘稠的血液,君澈微微蹙眉,轻叹一声,跌坐在身后的椅子上。

    “说。”君澈的声音有些苍凉。

    宫女见君澈周身的异样消失,胆子也大了不少,低着头,声音却愈加清晰“殿下英姿飒爽自然是与御王殿下不相上下,但御王爷如今自立府门,远离朝堂却对朝堂四国有着不可忽视的影响,想必这便是吸引白小姐的地方吧。”

    宫女默默的吞了吞口水,御王爷的过人之处数不胜数,若不是怕自家主子突然发疯,她恐怕能滔滔不绝再说上一刻钟。

    君澈目光并没有什么变化,还是一如既往的如同死水般不含光波。冷笑一声,君澈无奈的摇摇头“你们还是不懂她……”

    宫女闻言,眼中闪过不解,却还是硬着头皮接着道“奴婢听闻御王殿下对白小姐很是上心,奴婢觉得可能是因为殿下与白小姐的接触过少,才会如此吧……”

    君澈微微蹙眉,眼中闪烁着不确定,俊眉却禁不住蹙在一起。

    宫女见君澈面色有松动,暗自松了口气,嘴角勉强的牵起一丝笑意,连忙接着说道“殿下若真的欣赏白小姐,不如观察她的喜好,投其所好兴许能让白小姐对殿下倾心?”

    宫女也只能凭借自己的直觉说话,她也是不理解,竟然会有人连四殿下这种翘楚之人都拒之千里之外。

    君澈眸子眨了眨,半晌的宁静过后,君澈的眼睛忽的落在宫女的脸上“你说我送什么东西给她好?”

    宫女被君澈的直视吓了一跳,随后粲然一笑,昂起头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朗声道“首饰,衣裙,或是摆设……”

    话音未落,君澈指尖一簇小小的金光顿时离开指尖,直奔宫女的胸口。

    一道鲜红闪过,宫女红润的面上还带着娇艳的笑容,只是脸色却变的愈发的苍白,如同白纸一般,遇水即碎。

    一旁一直没说话的宫女和地上躺着的奄奄一息的宫女顿时瞪大了眼睛,还不曾惊叫出声,两道相同的金光和第一次一样,穿过了两人的胸口,带着红色的弧度弹出身体。

    “带出去。”君澈挥了挥手,身体直直的坐在凳子上,身上的衣衫略有褶皱,面上却只有淡淡的戾气和对于眼前死去的三人的淡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