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魔妃:邪王宠妻狠强势- 正文 第二卷 弄乾坤_第264章 我不会改变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浮笙 书名:逆天魔妃:邪王宠妻狠强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ingdian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百六十四章  我不会改变

    白冉歪了歪头,眼前的刑部尚书显然被她吓得已经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她是一个世家子弟,只要白府还在,她就不可能不顾白家做出出格的举动,所以方才这些,不过是看这老头胆子小,才这样做的。

    白冉见刑部尚书已经把刀扔到一边,便放心的往刑部尚书的方向靠拢,还没走两步,白冉便觉得胸膛一阵凉风。

    背后忽然传来一阵破门的声音,白冉一惊,还没等反应,便被一众碎屑砸在身上。

    “放开她!”君澈还没睁开眼睛,声音便先传到了白冉的耳朵了。

    白冉微微一笑,回头看向君澈,她就知道君澈即便再卑鄙,也不会做出背后捅刀的事情来。

    君澈喊完,正义凛然的样子还在脸上弥漫,就被眼前的一幕惊到了。

    白冉一手握着抵在她胸前的一把匕首,刑部尚书的手腕则被白冉另一只手控制住,动弹不得。而尚书老头则一脸惊恐的看着白冉,双腿发软似乎下一秒便会跪倒在地上。

    而白冉,他心心念念的女子,此事葱白的手生生的握住那短匕首,双眼惊讶的回头看着自己,樱唇微张,身上则披满了因为他破门而入造成的碎屑。

    白冉眨了眨眼睛,缓过神来后,冲着君澈淡淡的扯了扯嘴角,转过头,手中的白刃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融化成了液体顺着白冉的手滴到地上。

    白冉的掌心里,慢慢的蔓延出火光,空手接白刃本该出现的鲜血在刑部老头的眼里如今也是一样的鲜红,只是那传来的阵阵高温让他明白,白冉捏死他,不过是眨一眨眼睛的事情。

    “四殿下!四殿下救救我!你看白小姐拉着我的手,要污蔑我杀她!”刑部老头不愧是在官场纵横多年的老人,在看清眼前形势后,连忙从白冉的手中抽拖出来,跪倒在君澈的面前,趴在他的鞋上,哭喊着磕头。

    白冉随着老头的朝向也看向君澈,这老头如今已经口不择言,她不用说话,君澈自然能看出真假。

    那样多的侍卫等在四皇子的宫殿门口,君澈的宫里的下人只要不瞎,便会说出实情,从而事情到底谁是主动谁是被动便会一目了然。

    “是谁胆敢擅自派人到我的宫殿里拿人?是谁敢在宫中随意扣给白家大小姐一顶谋害皇子的帽子,又是谁,在这个小屋子里,堂而皇之的想要刺杀白大小姐?”君澈咄咄逼人,目光渗出的冷意似乎能将刑部尚书的头顶刺穿。

    现实情况也差不多了,白冉看得见,君澈在与尚书老头说话的时候,周身已经开始萦绕起淡淡的金光,灵力波动已经异常明显。

    白冉轻咳一声,适时的引起了君澈的注意。微微摇摇头,示意君澈不要动手。

    毕竟是个刑部尚书,贸然的将他处理定会惊动到皇帝,给君澈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虽然君澈对她现在的态度很奇怪,但在君世倾和君澈两者之间,白冉还是选择维护君澈去做这个太子之位。

    刑部尚书被君澈逼问的浑身颤抖,吓到什么也说不出来,只缩在君澈的脚边,抖的很是剧烈。

    “四殿下……老臣……老臣不是奉你的命令吗……你怎么能如此对待老臣……”刑部尚书忽的说到这样一句话。

    说完后,老人的头便重重的落在地上,眼睛紧闭,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似乎断定自己活不长。

    白冉眯了眯眸子,刑部尚书这样的举动,似乎不想在说谎啊……

    君澈也是微微一怔,随后便抬起一脚,这一脚带着灵力,直接将刑部尚书踹到了墙上,老头传出一声闷哼,便无力的落在了地上,双眼疲惫的看着君澈,呼吸沉重。

    “你说什么!本皇子怎么会派你做如此龌龊之事!无中生有的事情,我怎会让你抓白小姐!你说,到底是谁命你抓白冉的!”君澈瞬间移到老者的眼前,高贵的身姿半跪在地上,一手紧紧扯着刑部尚书的领口,双眸深邃的如同两汪深潭,似要将尚书吞了进去。

    “君澈!”白冉忽的喝住君澈。

    君澈抬起头,不明所以的看向白冉“他抓你!不是我派他做的!”

    白冉静静的看着君澈焦急的模样,心里忽的升起一阵不忍的心理。白冉微微蹙眉,摇了摇头。

    “白冉你相信我,真的不是我!我怎么会派人抓你!”君澈很是激动,声音震耳欲聋。

    “我知道不是你,我相信你。我的意思是,你还是不要逼尚书大人说了。”白冉眨了眨眼睛,一脸平静。

    君澈握着尚书脖子的手松了松,玄色的衣裳颓废的拖在地上,棱角分明的脸上挂着不明所以,似乎在等着白冉给他一个更加合理的解释。

    “你问也是没必要,放了他,你冷静一下。”白冉抿了抿双唇,一把上前将半跪在地上的君澈捞了起来。

    高大的身影在白冉的面前瞬间站立起来,呆滞的模样是白冉从未见过的。

    面对这样的君澈,白冉忽的说不出什么话来,双唇紧抿,目光不忍心落在君澈那双疑问的眼睛里,只好看向一旁苟延残喘的刑部尚书。

    “尚书大人,你身为朝廷官员,我理解你的苦衷,可是这并不是解释你要擅自杀死我的理由,我相信告诉你我消息的那个人给你的指示也不是杀死我吧,不然在这一点,杀手暗卫都比你合理太多太多。”白冉叹了口气,理了理思绪。

    “尚书大人,既然你现在想至我于死地,那没什么可说,日后白府与贵府定当势不两立。说不定,还会加上一个四皇子殿下。您觉得,这够不够让你在办事之前学习一下,怎样才是妥善的处理办法?”白冉勾了勾唇角,双眸清澈的可怕,只是白冉的水眸中,如同结冰的湖面,驰骋官场这么多年的刑部尚书竟然分毫也看不破。

    直起腰板,白冉这才看了君澈一眼,这一次君澈的面色显然平静了许多。

    “尚书大人,今日我会活着出去,为了保证你的安全,我会将那些守卫全数杀死,希望你在你的主子面前,有一个更为合理的解释,不要辜负了我对你的保护举动。”白冉最后说了一句,便扯着君澈的袖口,将他拽出了小屋。

    屋外,一众侍卫似乎是早就商量好似的,守在外面,一个个手里握着长刀,见白冉率先走出来,刚想冲过来将白冉处理,便看见了她身后跟着的君澈。

    四殿下一脸阴霾的看着这一群人,生生的将这些明确自己使命的人看的怔在原地。

    任由着白冉和君澈两人双双离开。

    “君澈,杀了殿内的所有人,给刑部尚书大人一个辩解的机会,此事对你才有转圜的余地。”白冉眸子微垂,叹了叹气。

    君澈咬了咬牙,冲着殿外的自己的贴身侍卫挥了挥手,两人便心无旁骛的走出了刑部所在。

    ……

    回到君澈的宫殿,君澈进了殿内大殿的门便被人从外面关上。

    “你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君澈急切的询问着。

    “四殿下,你不用跟我装傻,其中缘由你还没看明白吗?君澈,你到底是不敢面对我,还是不敢面对现实?”白冉冷笑一声,身子靠在冰冷的石柱上,目光平静的望着君澈的后背。

    一阵沉默袭来。

    白冉就静静的看着君澈,她现在的心情很是纠结,也不知道君澈在接受这个事实后,到底会选择什么……

    “白冉……”君澈忽的柔声唤道。

    “怎么了?”白冉也是于心不忍,声音也微微放低,不再像往常那般硬气。

    “你会嫁给我吗?”君澈低声问道。

    “不会。”白冉没有一丝犹豫。

    “呼……”

    君澈抬了抬头,似乎在看天棚上的雕花,又是一阵沉默,君澈默默的转过身,看着白冉的目光有些从未有过的颓废。

    “此事是父皇做的,我早已明白,只是不敢承认便是。”君澈扯了扯嘴角,双眼落在白冉的身上却是舍不得离开半分“我刚刚本下定决心。你若答我不一定会嫁给我,我一定站在你这一边,为了你去与父皇抵抗。而若你答我不会,我就要帮着父皇将你拿下。因为父皇派刑部尚书抓你,必然有他的道理,而这个道理对我而言,也定然不是坏事。”

    “所以你是要将我杀死喽?”白冉挑了挑眉梢,一副毫无意外的样子。

    君澈深深的看着白冉,忽的清浅的笑了一声,似乎是自嘲一般,脸色也很是难看。

    “不,我看着你,依旧忍心不下……”君澈眼神忽的越过白冉的头顶,落在不知何处的远方。

    白冉皱眉,君澈这是什么意思?他们是仇人,君澈作为太子之位的有力竞争者,他到底在说什么!

    “我算是明白了,无论你在我的身边还是对面,我对你只能有一种态度。所以白冉,日后你放心就是,我会尽我所能的达到娶到我心爱的女人这一目的,但绝不会顺着父皇去伤害你!”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