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魔妃:邪王宠妻狠强势- 正文 第二卷 弄乾坤_第276章 气死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浮笙 书名:逆天魔妃:邪王宠妻狠强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ingdian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百七十六章 气死你

    白冉摸了摸七公主的头,再也没多说,其余的事情她自有安排,七公主毕竟还小,说太多对她也没有益处。

    白冉将七公主送回了柳妃的宫外,本想离开,谁知柳妃身边的张姑姑叫住了她。

    “小姐留步,不知今日公主殿下寻小姐所为何事?”张妈问话时脸上没有一点好奇,一看便是听了谁的吩咐,例行公事。

    白冉挑眉,扫了张姑姑一眼,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请张姑姑转告柳妃娘娘,有时间来操心我这个不会伤害公主殿下的人,不如多将心思放在公主的身上。望柳妃娘娘有空之时多多回想一下我与娘娘的谈话,各自珍重才是谋划的开始。”白冉淡淡的看着张姑姑,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七公主娇贵但性情不稳,这样的性情是很容易吃亏,白冉虽然有心护她,但也做不到次次都能守得住,她只希望柳妃能多多在意她这个宝贝女儿,不然她就是再想守护七公主,也无济于事。

    回到君澈的宫殿,天色已经渐渐暗下,一进门转过身便看见君澈那一身玄色的官服加身,伟岸的背影站在自己的小院前,格外的沉静。

    清了清嗓子,收起了多余的情绪,白冉尽量让自己显得轻松的走到君澈的身后。

    “不知四殿下光临所为何事?”白冉低声说道,面上挂着一丝敷衍的笑容。

    君澈闻声转过来,刚想说什么,就微微蹙起眉头。

    “你去哪里了?”君澈上下打量起白冉,目光在她裙摆上不小心粘到的泥土上停留了下来。

    “闲来无事,在宫中随意逛了逛,见惯了御花园的美景,所以走的远了些,偏僻了一些。”白冉看见君澈的目光,也低下头看向自己的裙摆。

    弯下腰,快速的扫了扫裙子上的污秽,讪然的轻咳两声,没再说话。

    君澈见白冉一副抵触的表情,心里明白白冉对他的疏远,面上闪过一丝无奈,而后又笑道“今夜父皇要在宫中设宴,你我都是负责这次使团接见的人,大臣们也对你没有异议,所以今晚你也要赴宴。”

    “赴宴?”白冉嘀咕了一句,惊讶的抬头看向君澈“我只是世家小姐,无官职也与皇家无亲疏,为何要带上我?”

    宫中设宴自然是大臣们以及宫中皇家诸人应当赴宴,她不过是个女子罢了,实在没道理要去参加这种聚会。

    “使团那边点名要见你,父皇的意思也是你最好出席,所以……”君澈话没说完,只是无奈的看着白冉。

    “那我以什么身份出席?”白冉忽然感觉到一丝不对劲,挑眉问君澈。

    “你跟在我身边,以我四皇子的名义出席。”君澈快速说道。

    答的这样快,怕是早就有准备吧!白冉暗暗的冷笑一声,摇摇头“我与你本无干系,我还是以白家大小姐的名义出席更好,白家好歹也是幻影国数一数二的世家,不至于搬不上台面。”

    君澈闻言,还想说什么,白冉却没给他这个机会“就这样了,我这衣裳有些脏,我进去收拾一番换件衣裳,再去赴宴。”

    言罢,白冉便丢下了君澈在原地,自己往院里走去。

    关上门的那一刻,白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君澈这整日的纠缠让她无比想念凤离歌,她甚至都在想,凤离歌是不是打算从此消失,还是他觉得这样天天让她看不见他的游戏很好玩?

    她有些生气。

    撑起身子往屋里走去,没走几步,就看见桌上一抹雪白甚是扎眼。

    素手轻轻附上,轻柔的锦锻在她的掌心划过,白冉一摸便知道这又是凤离歌的手笔。

    眉目本因这一抹雪白有些舒展,忽的想起了什么,白冉拎起衣裳,直接扔到了柜子的深处。

    都不出来见她,还穿什么穿,穿给谁看!

    晓月进门便看见白冉对着开着的柜子发愣,不知道自家小姐在嘀咕什么,就凑上去问道“小姐在说什么呢?”

    白冉愣了一下,抬起脚将柜子的门踹了回去,回头讪讪的笑了笑“没有没有,在找衣裳。”

    “小姐还要出门?”晓月疑惑。

    “皇帝在宫中设宴,要我出席。”白冉叹了一口气,往梳妆台前一坐,慵懒的靠在一边,无力的说道“皇帝是不想放过我,这以后关于使团的所有事,我怕是都逃脱不掉了。”

    晓月见白冉兴致不高,思索了一会儿,咧嘴笑道“小姐不必不高兴,奴婢也做不了什么,还是给小姐挑件好看的衣裳,梳个漂亮的发式,让小姐美美的出席才好。”

    白冉转过头趴在桌上,没精打采的低低的嗯了一声。

    晓月的手刚要碰柜子的门,白冉脑子一动,忽的直起身子,高喝了一声“别开!”

    晓月猛然回头,一双手放在身前,不知所措。

    “那个……不换了,就这身吧,挺好的……”白冉挠了挠脑袋,轻咳了两声,说完便又转过身来。

    晓月必定是不知道凤离歌又近了这屋子,她那衣裳还在柜子里放着,若是被晓月看见,定会让她穿那白裙子。

    不可能……白冉隐隐的咬唇,凤离歌既然能不出来见她,那她就对他视而不见!

    看谁熬得过谁!

    晓月怔怔的盯着白冉的背影,心里琢磨着自家小姐今天发什么疯,嘴上却只能结结巴巴的应和着“那,发髻可还换?”

    白冉眸子转了转“换,君澈之前不是送给我一些首饰吗,挑个好看素净些的步摇戴上。”

    白冉言罢,伸手将怀里的白玉坠,指间的白玉戒指连带着桌上一直躺着的白玉簪子一并扔进了盒子里。

    晓月怔怔的盯着白冉这番举动,唇角抽搐了两下。

    御王爷这是哪儿惹到自家小姐了,两人这也没见面,怎么就闹起脾气来了……

    ……

    晚间,白冉命晓月简单擦拭了一下身上少量的灰尘泥土,披着一件淡蓝色的披风,便出门了。

    不出所料,君澈早早就在院外候着,一众的宫女太监也都站在一旁,静静的等着君澈发话。

    白冉低着头走到了院外,头也没抬,低声说道“殿下,可以启程了。”

    君澈一低头,就看见白冉头上的那枚自己特意向父皇求来的步摇,心里咯噔一声。随后视线渐渐的下移,披风,裙裳,全数都换做他送给白冉的那些。

    心中抑制不住的狂喜,君澈按捺住嘴角的弧度,轻咳两声,低声道“时辰还早,我们走着去吧。”

    “听殿下安排。”白冉低着头,偷偷撇撇嘴角,顺便打量着这一身的打扮,嫌弃的蹙了蹙眉头。

    到达大殿之时,远远便可见大殿内金碧辉煌,灯火通明,殿门处来来往往的下人大臣纷纷忙碌。

    白冉抿了抿唇,看向旁边的君澈,终是一言不发。

    “一会儿开席,你坐在我旁边就好。”君澈似乎感受到白冉的目光,适时的开口说道。

    “这样的宴会上,怕也没有白家大小姐的席位,多谢四殿下收留。”白冉嗤笑一声,冷冷的笑道。

    君澈知道白冉心中不悦,但也只能沉默了事。父皇逼迫他的事情,他也只能照办而已。

    白冉目光随意的扫视着周围,忽然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白冉微微蹙眉,并未说话。

    叶歆怎么也来了……

    还没走几步,大殿外就从台阶上跑下来一个小小的身影,远远的就听见一声响亮的白姐姐。

    白冉抿唇偷笑,快走了几步,一把抱住小小的七公主,顺手蹭了蹭她那顺滑的小脸蛋,亲昵的笑了笑。

    “姐姐,母妃已经等你许久了!”七公主见到白冉,便凑到白冉的耳边神秘兮兮的说道。

    白冉抬起头,柳妃一身湖绿色宫装,雍容华贵却不艳俗,端庄的站在大殿外,对着白冉微微点头。

    白冉撩了撩七公主头上的步摇坠子,快步的走上了台阶。

    七公主则跑到了君澈的身边,抓着君澈的袖口,荡了两下“四哥四哥,你都多久没见过小七了,是不是都不喜欢小七了!”

    骄横的小摸样伴着丝丝的不悦,绊住了君澈想跟上白冉的步伐,只好弯下腰,蹲在原地与七公主说话。

    白冉走到了柳妃的面前,微微福身,笑了笑。

    “这身衣裳,虽美却不合身,待过几日,本宫着人给白小姐做两件新衣裳吧。”柳妃看了看白冉今日的装扮,虽然略有些惊艳,却隐约觉得有哪里不适合。

    “娘娘唤白冉前来,恐怕不止是关心白冉衣裳吧。”白冉笑了笑,笑容里却带着淡淡的疏离。

    柳妃热情的眸子暗了暗,放下按着白冉肩膀的手,半晌低笑一声,压低了声音“让白小姐费心了,今日的事情小七回去全都告诉了我,我会留意小七的安全,还望白小姐能助我查出真凶。”

    白冉瞧着柳妃淡然的眉目间隐藏着的担忧,眉间微蹙。

    “娘娘放心,此事与我已经有分不开的关系,那人不但想害公主,还想陷害与我,所以此事我必不会袖手旁观。”白冉眸子微垂,青丝散落在肩膀下面“只是现在没什么头绪,还请娘娘静观其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