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魔妃:邪王宠妻狠强势- 正文 第二卷 弄乾坤_第289章 撕衣裳?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浮笙 书名:逆天魔妃:邪王宠妻狠强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ingdian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百八十九章 撕衣裳?

    “白冉,你别过分,我是幻世国的公主,君澈未来的皇子妃,你一个小小世家小姐就敢对我不敬,你不怕我去你们皇帝面前说什么吗!”端木嫣瞪大着眼睛,瞳孔因为焦急和恐惧而微微缩小,浑身的风元素因为白冉炙热的火元素压制而不能泄露半分。

    白冉站在场地边缘,破了一角的衣裳冒着毛边拖在地上,很是显眼。

    眼神透着一股清冷,落在端木嫣的身上,竟将她浑身的热气浇灭了半数。

    “公主殿下,是你要求我陪你比试,比试输赢是常事,公主气盛我可以理解,但应该不会小气到陛下面前多嘴。”白冉说完,粲然一笑,白皙的脸庞面色正常,反观端木嫣,脸色涨得通红,双手紧紧攥起拳头。

    白冉已经走出场外,端木嫣瞪着的双眼大的骇人,面前的火匕首依旧不见消减,情急之下,端木嫣一手握住匕首,却发出杀猪一般的叫声。

    “啊!白冉!”叫声响彻云霄,歇斯底里的声音透着满满的愤恨。

    她今日为了与白冉这次比试,特意拿了她的琉璃鞭,特意服了能少量增幅灵力的丹药,特意让皇帝将白冉宣来却没有告知她带武器。

    可即便这样,白冉对付她连七分力都使不上!她连自己为什么比不过都看不清楚,现在还被固定在场上一动不能动。

    场下,白冉所过之处,下人们皆分列两排。

    原本只是从别人口中听说这天赋异禀的白家小姐,如今亲眼所见,白家小姐的实力果真不同凡响,连幻世国的风云人物都可以轻松拿下。

    白冉压下想要喘气的冲动,控制住自己的脸色不变,四周看了看却没见到凤离歌,转头问一个离自己最近的太监“见到幻世大皇子了吗?”

    “那儿……御王殿下方才带大皇子去那边了……”小太监被白冉的眼神突然扫过来吓得打了个颤,连忙移开带着崇拜的视线,语气里带着些许的激动,给白冉指明方向。

    “多谢。”白冉点头,一抹白色的身影瞬间就消失在层层叠叠的人群当中。

    场上,端木嫣眼见白冉消失,本以为自己的洋相就此结束,却没想到面前身后和地上鞭子上插着的火匕首依旧燃烧。

    气急败坏的高叫了一声,端木嫣也不顾自己的形象,伸手从头上拆下来一根发簪,扔到了在场外找寻白冉身影的自己的婢女“不长眼吗,看什么,上来帮本公主啊!”

    白冉身影轻飘飘的落在射箭场外的围栏旁,凤离歌带来的人不多,所以白冉落地也没引起多少人注意。

    周围无人,白冉才放心的喘口气,只有她自己直到,没有武器对付端木嫣也是很吃力的,虽然灵力可以压制,但端木嫣的琉璃鞭确实不同凡响,对于端木嫣的风元素能起到加强的作用,所以方才一战,白冉也是绞尽脑汁,才想着用到自己以前的身法,再用灵力辅助,才达到了鬼魅般的移动速度。

    几番下来,体力实在不支。

    白冉在场外一眼便看见里面被人取簇拥着的两人,凤离歌白衣暗纹在日光下散着隐晦的光亮,面色淡然,唇线齐平,凤眸熠熠盯着搭在弓上的弓箭,似是画中人物,纹丝不动,徒留白衣在微风中徐徐扬起。

    白冉禁不住弯起唇角,歪着头悄悄的看着搭箭的凤离歌,心中划过一丝甜意。

    弓弦上的箭从凤离歌的手中脱离,在白冉面前传来破空的声音,直直的射进了靶子的中心,而厚厚的靶子外,只能看见箭尾的那几根箭羽。

    凤离歌眼中划过一丝极淡的傲然,随后放下手里的弓,目光直接往白冉这边看了过来。

    带着柔意的目光看来,白冉心里的那根弦似是被拨了一下,微微颤抖,而后报以一抹淡笑,白冉朝凤离歌走去。

    “比完了?”凤离歌一手牵过白冉的手腕,低头只看了一眼,温润的眉眼便附上了一层至寒的冰。

    “你没事吧?”凤离歌眼神从白冉破烂的裙尾移开,快速的上下打量起白冉的全身,最终目光掺着严峻看向白冉的面容。

    “没事。”白冉风轻云淡的摇摇头“就是裙子破了些,你又得送我件新的了。”

    凤离歌闻言,暗暗松了口气,面色却有些紧张,蹙眉低语“你倒惦记这衣服。”

    白冉似乎听到了凤离歌隐下的后半句,映着凤离歌有些责怪的眼神,便灿然的笑了起来“我没事,但嫣公主就不太好。”

    端木旭一直站在一边听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亲热,脸色早就有些不正常,一听白冉提到端木嫣的名字,立刻凑了过来“嫣儿怎么了!”

    “她扯破了我的裙子,罚他站会儿而已。”白冉淡淡的垂下眸子,眼神眯着看向对面靶子里那根箭,啧啧两声“箭法倒不错。”

    “嗯?冉冉也会射箭?”凤离歌挑眉,一手将白冉搭在肩上的青丝挑到了身后。

    白冉勾唇一笑,素手一番,指尖长长的银针泛着冰冷的光亮,白冉眸子微眯,长针便被她一手送了出去。

    嗖的声音渐渐远离,凤离歌那只箭的箭尾无声的碎成三半,靶子中央,闪着暗淡的银光。

    “箭法不懂,但打靶还可以。”白冉昂头,挑眉道。

    端木旭被白冉晾在一边,本有些怒气,但见到白冉这般随意的一甩都会如此,心中噔的一声,转身便要走出门去。

    凤离歌这次没有阻拦,笑着目送端木旭草草离开此地,而后大胆的将白冉直接搂在怀中。

    “她扯破了你的衣裳,你该将她打倒才是,怎能就罚站?”凤离歌语气却带着得意。

    白冉撇嘴“又不是我自己买的衣裳,不值钱,罚站就行了。”

    言罢,白冉从凤离歌的臂弯下逃离,一簇火光从白冉的手中脱离,簇拥着靶子上的银针,又送回到了白冉的手中。

    凤离歌尴尬的看着白冉这番举动,悄悄的放下自己的手臂,轻咳了两声,声音极低道“冉冉说什么都对……”

    咬牙,凤离歌只觉得自己头上有乌鸦飞过,却还是跟在白冉的身后,灰溜溜的走出场地。

    此番比试自行解散,白冉在路过方才比试的场地的时候,端木嫣还被她的匕首困在那里,白冉微微吃惊,她这个凝形的功法练的并不到家,她竟没想到这次竟然能存在这么长时间。

    没想到让端木嫣遇到了。

    心中窃喜,白冉便轻快的一挥手,在端木旭怒气冲冲的注视下,挥散了那三把匕首。

    两人离开,端木嫣动了动酸痛的脖子,拿起地上的鞭子就要向白冉的方向甩去。

    端木旭一闪身挡在端木嫣的面前,神色凝重“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

    “皇兄你让开!你都看到了,白冉是怎么欺负羞辱我的,我一定要抓住她把她碎尸万段……”后四个字被端木旭狠狠的堵在了手下,端木嫣被端木旭捂住嘴巴,摇着头不知道喊了些什么,才有些镇定下来。

    端木旭一把松开手,冷冷的看着有些呆滞的端木嫣,眼中含着恨铁不成钢的悔恨。

    什么时候,他高贵的妹妹竟然如此不堪……

    周围的下人见气氛不对,纷纷退了出去,端木旭见周围人散了,这才长叹了一声。

    “闹够了没?”端木旭斜睨着端木嫣,眼中带了一丝丝嫌弃。

    端木嫣眨了眨眼睛,额头的汗珠顺着她白净的脸庞滑进紧紧束起的领口,眼帘微微一颤。

    “皇兄……君澈会不会不要我……”端木嫣颤抖的说道,身子因为长时间的直立而微微塌陷,整个人狼狈不堪。

    端木旭眼睛立马瞪起来,高喝道“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在想君澈!你身为公主的脸面都没了!”

    端木嫣被端木旭的声音吓了一跳,蹙眉看着地面,眼神无处可藏。

    “联姻事宜确定之前,你就带在殿里,不要再出来了!”端木旭狠狠的摔了袖子,严词厉色道。

    端木嫣眉头微颤,有些畏惧的看着端木旭,抿唇纠结了半晌,才唯唯诺诺的出言道“皇兄,离那女人远一点……我们降不住她……”

    怪不得名传天下的凤离歌只肯守护在她身边,怪不得白冉行事如此风火,白冉的招式她连看都看不懂。

    端木旭冷哼一声,只留给端木嫣一个决然的背影。

    凤离歌将白冉送回府上后,便说有事独自一人离开,白冉走到院外,便被爷爷身边的下人拦在了外面。

    “大小姐,家主请您去一趟正厅。”下人恭恭敬敬的说着,但言语间已经没有平日里的热络。

    “该说的已经说过,替我告诉爷爷,不必白费心思了。”白冉垂了垂眸子,抿唇便要从下人身边走过。

    “小姐,家主也是为你好。”下人紧握着双手,坚定的挡在白冉的身前,声音不由得加重。

    白冉冷眼看来,下人头更低了一分。

    “小姐……家主收到了陛下新的信函……”下人的头低着更低。

    白冉猛地抬头,看向此人“我一会儿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