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中文 >都市言情 >逆天魔妃:邪王宠妻狠强势 > 正文 第二卷 弄乾坤_第332章 骗局逐渐扩大
我的书架 | 加入书架 | 举报章节错误 | 返回书页

逆天魔妃:邪王宠妻狠强势- 正文 第二卷 弄乾坤_第332章 骗局逐渐扩大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浮笙 书名:逆天魔妃:邪王宠妻狠强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ingdian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三百三十二章 骗局逐渐扩大

    正当白冉荡着腿吐葡萄皮的时候,叶歆带着几位侍卫走了进来,因为面见的是幻日国权臣,所以穿的是公主的裙裳,相当正式。

    叶歆似乎也很不习惯,进门时被裙子边绊了一跤,勉强站住后,讪讪的看了眼白冉,这才迈着大步子走了进来。

    国师适时睁开眼,面带笑意的站起身,理了理宽大的袍子,对叶歆微微点头示意。

    “公主殿下远道而来,本尊未曾亲自迎接,实属不敬,今日特将公主请到此处,表一表歉意。”

    叶歆走近后,国师两只小眼睛不由得眯起来。

    之前被毁容的半边脸早已将好全,此刻痊愈后的皮肤白皙胜雪,嫩的根本看不出是曾经久经沙场的女将军。

    看清叶歆的容貌后,国师脸上的笑纹顿时多了几条,待叶歆落座后,自己才坐了回去。

    小眼睛一转,又看向白冉的面纱,也不知道这个坏脾气的小丫头到底长什么样子。

    不是因为有什么吓人的东西才挡上了吧,国师想到这儿,立刻移开了视线。

    “实在是本尊礼数不周,竟让公主殿下屈尊在这样小的府衙过夜,为表歉意,今日公主便和本尊去到行宫居住吧?”国师嗓子有些尖细,看见叶歆后更是莫名的兴奋,有些字眼尖的破音,听得白冉一阵挠耳朵。

    国师阴森森的瞄了白冉一眼,这丑女人毛病真多。

    “我凑合惯了,这地方很好,白姑娘招待的也很好,我不委屈。再说听说后日幻世国的大皇子便到了,我若再去岂不太过拥挤?”叶歆皮笑肉不笑的扯了扯嘴角,算是应付了。

    白冉瞧着她这身裙子穿的别扭,时不时蹭着椅子,又扯裙角,仿佛浑身都难受。

    “听说大皇子有个亲妹妹长得也是倾国绝色呢,国师,届时你可有眼福了?”白冉意味深长的说道,嘴里还吐了葡萄籽。

    老流氓,他以为别人看不出来他那肮脏心思?

    国师突然被白冉一叫,微微一怔,松弛的脸皮抖了抖,硬生生的笑了两下,低声道“是吗……那真是本尊的荣幸。”

    臭丫头,国师瞪了白冉一眼,若敢坏他好事,非扒了她的皮!

    白冉接到了国师警告的眼神,缩了缩肩膀,又抓起一旁的苹果咔嚓一声咬下去。

    叶歆则不知道两人暗地里的较量,只是不想再耗时间,便作势站起来。

    “如果没有其他事,那我就……”

    “别急啊公主殿下,这刚好正午时分,不如一起用个膳?”国师噌的一下站起来,一把拽住叶歆的手腕,然后悻悻的松开。

    叶歆一怔,秀眉顿时紧锁,有些嫌弃的瞥了国师一眼,脸上再没有好脸色“不必了,我没胃口,不想用膳,这地方虽然我住的习惯,但国师这等身份在这儿用膳怕才是委屈,不如早些回行宫用些好的吧。”

    “哎,既然都来了,哪有不吃饭的道理,这里确实不错,不知白姑娘可准备了什么饭菜招待公主殿下,一样的添我一副碗筷便是。”国师阴险的笑道。

    白冉被国师一问,便从位子上蹦了起来,笑呵呵的道“国师见谅了,这地方刚闹过瘟疫,实在不敢吃什么大鱼大肉,我们每日便吃些米汤,公主殿下的膳食则是从幻影国带来的食材做的,没有多余的量。不知道国师能不能喝米汤呢?”

    “……”国师顿时无语,他倒是可以不吃饭,光调戏美人,但是他说他喝米汤,谁信呢?

    叶歆似乎也反应过来,板着一张脸,压低着声音,沉沉的道“国师大人,前阵子幻影国莫名出现了魅粟花,不知道幻日国可知道?好好的花就出了幻日国的土地,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这是赤裸裸的威胁,在提醒国师两国的恩怨可是算不清的。

    国师面色一僵,欲要伸出的手默默缩了回来,骨瘦如柴的胳膊隐在道袍下,装腔作势的抖了两下。

    “可能是进献罂粟花时弄混了几朵,贵国没事就好,若是有事,尽可以告知本尊解决。”国师的声音也恢复正常,他听出了叶歆话语间的警告之意。

    “自然无事,不然我也不会赴贵国瘟疫消除的庆功宴!”叶歆眯起双眼,眼神掺了一丝杀意“只是若有下次,便不只是无事那样简单。”

    叶歆赫然转身,裙摆被她扬出一抹极为潇洒的弧度。

    与白冉对视一眼后,叶歆便迈着大步子离开了。

    国师微微蹙着只剩几根毛的眉毛,望着叶歆的眼神也愈加阴森起来。

    转眼突然又看到白冉瞪着一双泛着水光的眼睛看着他,立刻板起脸,冷哼一声便带着众人离开了正厅。

    白冉心中了然,撅了撅嘴巴,将旁边的果子全数燃成灰烬。

    这地方的果子都有毒,她吃还行,不能让别人碰到。

    凤离歌跺着步子从外面走了进来,撩起白冉面纱的一角,瞧见一抹下颚的弧度,微微笑起来。

    “你笑什么?”白冉白了他一眼。

    “笑那国师竟然不识货,完全没注意你。”凤离歌说得像什么宝贝一样,语气里带着一丝庆幸。

    “那下次你来见他,你长得这般倾国倾城举世无双,虽然国师是男人,怕也会被你迷得神魂颠倒。”白冉说着,擒起一抹诡异的笑容,眼睛睨着凤离歌“小美人,让本尊好好看看这张小脸,到底是真的假的啊,呦,这嫩的呦!”

    白冉说着,指尖绕着凤离歌完美的下颚线轻轻划过。

    “那国师可喜欢?若是喜欢,还请将小生带去家中养护可好?”凤离歌一把握住白冉的小手,凤眸闪过一丝华光。

    “臭不要脸!”白冉被凤离歌反撩地红了脸,立刻抽出手别过脸,跳进了门外的阳光下,快步的在凤离歌的视线里越走越远。

    凤离歌在原地望了一阵,才悠然的跟了上去。

    之后的两天,国师再不曾找过叶歆,也没有外出的消息,行宫里里外外的护卫又多了一倍。

    端木旭到的这天,白冉并未到城门口迎接,叶歆和国师则亲自到门口迎接,县丞府一时少了许多人。

    在国师来后的两天里,白冉让这些炼药师先后两批回蓝魂学院。

    他们对她的计划没有一丝帮助,且也不能留在这儿做她的软肋。

    并且这次,白冉摆脱他们将巴依娜一并带回蓝魂学院,吩咐说养在她的房内就好。

    村民们对巴依娜的成见太大,她不能再留在这里任人宰割。白冉想了想还是觉得让她学点东西比较好。

    很快,端木旭进城的消息就传的满城皆知,华丽的车队马队,端木旭带了整整数百人前来赴约。

    叶歆回来后,没来得及见白冉便忙着梳妆打扮,准备晚上的大宴。

    白冉也接到了国师发来的请帖,只是一直窝在床榻上直到不得不启程才出了门。

    ……

    行宫大院内,流水席已经摆好,宫人来来往往端着装饰,护卫自行宫外三百米便里外两层守着门。

    叶歆与端木旭先后进门,国师见两人已经到了,便恭敬的请两人上座。

    众人落座,国师扫视了一圈,脸上闪过一丝不悦“白姑娘呢?请帖没送到吗?”

    一旁的小弟子立刻上前道“送到了,是白姑娘亲自接的,县丞府里只剩下白姑娘自己了,弟子绝对不会搞错。”

    国师闻言,眉间的纹路加深,嘀咕着“真没规矩。”

    随即,国师握起面前的酒杯,换了一副喜庆的模样,冲两人高举酒杯“既然二位已经到了,就不再等无关之人,我们就先开席吧。”

    “慢着!”端木旭忽然出言制止道。

    国师看向他,一脸疑惑。

    “既然是治好疫病的人,怎么会是无关紧要之人?”端木旭声音刚劲流水席上的众人皆听得清清楚楚。

    国师脸上一抖,搞不清楚端木旭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端木旭则看着面前的酒杯,似乎是已经说完了。

    当他知道是白冉前来医治疫病时,他着实吓了一跳,后来他派去杀白冉的人也一直未归,他还担心白冉会不会神不知鬼不觉的炼好解药。

    在他的印象里,白冉似乎无所不能。

    可惜这次是他高估了白冉,疫病还不是没治好,解药也没炼制出来,只这样也就算了,竟然道貌岸然说自己治好了病,若不是探子告诉他村民们病入膏肓,他还差点就信了。

    若是他撒了这样大的谎言,哪好意思来赴宴呢?

    冷笑一声,端木旭只觉得今日这酒是喝不了了。

    “哎,来晚了,你们玩得好吗?”白冉呼哧带喘的出现在流水席最末端,脸色非常正常,一点也不像个着急赶路的人。

    事实上她也确实是散步着来的。

    端木旭听到声音,脸色一僵,猛地转头看过来,便见一身衣裤装的白冉,瞳孔禁不住缩了一缩。

    她竟然真的来了!只是……脸上遮了面纱。

    白冉也迎上了端木旭的双眼,眼中带了一丝嘲讽的笑意。

    国师坐在主位上,最先反应过来,站起来指了指叶歆对面的位子,招呼着白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