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魔妃:邪王宠妻狠强势- 正文 第三卷:恨离怨_第378章 果然是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浮笙 书名:逆天魔妃:邪王宠妻狠强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ingdian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思路客 .org,最快更新邪王宠妻狠强势最新章节!

    第三百七十八章 果然是你

    一抬头,便看见被斗篷罩的严严实实的白冉,静静的站在旁边。

    “她是谁?”叶盛低头看向叶彬。

    “我遇到她,求她带我出来的,我不认识她,我也不认识路……”叶彬在叶盛的怀里,一直瑟缩着脖子,低着头。

    “你多大了连路都不认识。”叶盛冲着叶彬的脑袋狠狠的戳了一下,叶彬缩着头还是忍不住往后倒了一下。

    白了叶彬一眼,转眼看向藏在斗篷里的百日,深深的眼窝里,两道目光警惕的往斗篷里看去。

    “多谢姑娘,臭小子,快谢谢人家!”叶盛一手掐着叶彬的后勃颈,眼神却从未离开过白冉。

    白冉微微摇头,压低了声线道“无妨,我刚好路过,顺手之劳。”

    叶彬从眼神上面望着白冉,刚想说一句感谢,白冉便悄然的扫了他一眼,匆匆离去。

    “这人好生奇怪,她没把你怎么样吧?”叶盛盯着白冉快速离开的身影,询问叶彬。

    “没有……她不怎么说话,我也不清楚她怎样。”叶彬边说,边忍不住害怕的抖了抖肩膀。

    这可是他第一次欺骗大伯啊……

    白冉走出蓝魂学院时,夜色浓郁,顺手便将面具摘下放在袖中。

    蓝魂学院前的街道因为举办学院大赛而异常热闹,灯火通明,许多身穿劲装的男男女女都在这个时候出来游逛。

    想到一开始跟踪她的那人,白冉无心闲逛,便快速的往客栈走去。

    离客栈还有一个拐角的距离时,白冉忽然感觉身后再次出现了被人监视的感觉。

    素手轻轻抚过手腕冰凉的红手镯,快速拐过拐角后,流焰混在人群当中,白冉则走向与客栈相反的那条路。

    身后那人低着头,距离白冉很远才拐弯,刚探出半个身子,看见白冉的身影在前方,肩膀上就突然出现一双手。

    顿时火焰燃起,滚滚热浪扫过这人一侧的脸和肩膀。

    流焰挑起眉梢,昂着下巴,一手紧紧锁住这人的肩,掌心下黑色的衣服布料正冒着火光渐渐燃成灰烬。

    白冉立刻回过身,跃到了两人面前。

    那人也不动,就站在原地低着头,系着一半的黑色面纱,躲着两人的视线。

    “咦?是不是火焰温度变低了,烧人都不疼吗?”流焰疑惑的看向那幽紫色的火焰,正常人碰到火焰早就嚎啕大叫,这人怎么一点反应也没有。

    白冉看了一眼这人被烧出一个洞的衣裳,立刻抬手,一把扯下那黑色面纱。

    男子缩了一下,却没有躲。

    白冉细细的看过去,夜幕下看不清楚,但还是认出了轮廓。

    “白烨……”白冉一惊,将手里的面纱又塞回他的手中。

    白烨闻声抬头,一贯没有表情的脸此刻也是一样,双眼直直的盯着斗篷下没有任何面具的白冉。

    半晌后,白烨发出一声极轻极轻的笑声“果然是你。”

    声音落地,白烨的身影忽然从流焰的手中像水一样逃离的开来,一阵诡异的黑雾顿时弥漫开来,呛得两人连忙捂上口鼻,闭紧眼睛。

    再睁眼后,两人之间的地方便只剩下那副黑色面纱静静的放在地上。

    “那好像真的是白烨,我没看错!”流焰看了看掌心还残存着的衣裳灰烬,震惊的左右扫视了一圈,人群依旧正常,没有任何异常。

    白冉捡起地上那面纱,塞到袖中,将流焰收回了手镯,立刻赶回客栈。

    回到屋中,流焰自己从手镯里钻了出来,跟着白冉进了内室,神色紧张“他怎么会跟着你啊,我听说你失踪后他也一并失踪了,怎么你一回来,他又出现了了呢?他到底什么人?”

    白冉将面纱扔到了桌子上,手指轻轻捻了捻布料,这面纱只是普通的布做的,没有任何可疑之处。

    指间顿时燃起一簇火苗,面纱便被她烧成了空气。

    “他一定知道我是白冉才跟踪我的,三年前我就好奇他的身份,如今看来他绝不是白家弟子这样简单。”白冉坐在床榻边缘,一手扶着床栏,望着窗外的夜色,怔怔的说道。

    “刚刚他逃脱的时候,我感觉有一阵极强的灵力扫过我的掌心,但并未波及到我。我觉得那灵力是为了将他自己带走,而没想伤害我们。”流焰说着,暗暗的搓了搓手指“那灵力只有一瞬,却强的可怕。”

    “什么程度?”白冉看向流焰。

    “最低灵宗中期。”流焰斩钉截铁地说道。

    流焰虽然现在被封印,但曾经也拥有过极强的灵力,所以他说的话,可信度极高。

    “我不在三年他便是灵宗中期,那三年前,他少说也该是灵宗初期。说不定从我们第一次在家族大会上见面时,他就已经是……这般实力了。”白冉脑海中渐渐浮现与白烨接触过的一举一动,眉心渐渐蹙起。

    “极有可能,你记得他给你的那枚混元珠吗,那混元珠足有一半手掌大,这样的宝贝别说送人,就是做传家宝都不夸张。”流焰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四仰八叉的靠着椅背,面色惊诧。

    他们相处许久,竟从未发觉过灵力异常,实在太打击人了。

    白冉被流焰提醒,连忙从戒指里摸出那枚混元珠,如今的混元珠已经完全丧失了光亮,只是墨绿发黑的珠子。

    可这珠子却帮过她许多,她曾经怀疑过白烨的身份,但从未想过,这人竟然是灵宗以上的强者,他明明真的和她同龄,算下来也不过二十岁左右。

    这等变态的天赋,竟然一直藏在她身边,住在她隔壁,帮她渡过危机,还和她一起入了蓝魂学院。

    “他好像一直在监视我……”白冉望着窗外,怔怔的轻声说道。

    流焰抬起头,看着白冉有些清冷的背影,疑惑的蹙眉。

    “他灵宗以上的实力,若不是为了跟踪我,为什么要混入白家,为什么要入学蓝魂学院……”白冉越想越觉得自己的怀疑是正确的,白烨似乎总默默的隐在自己身边,只是因为从不多言才不引人注意。

    如今看来,她早早的就被人盯上了。

    可白烨到底是害她的人还是帮她的人,她现在还不清楚。

    “冉丫头。”

    华老忽然出现在白冉的身后,声音有些虚浮。

    “师父,您怎么出来了?”白冉转过身,顺手摸了摸脖颈间的怀华玉。

    华老幽幽的停在原地,望着白冉不语半晌,才浅笑着开口“丫头啊,刚刚那人用灵力时我能感受到极强的灵力波动,他不想伤害你,只是想逃走。他若真想害你,刚刚流焰扣住他的时候,他就可以一掌将他打晕。”

    “师父你的意思是,他只是想引我确认我的身份,所以才忍着流焰的火焰不动,直到看清我的脸才逃走?”白冉转了转眼睛。

    “丫头,你细想想,这孩子从未害过你。”华老轻轻点头。

    白冉默然,坐回床榻,双腿搭上床沿,下巴轻轻搁在膝盖上“无论如何,他确实在一直监视我。”

    华老闻言,身子轻轻晃悠了一下“是监视还是保护,你得好好区分。”

    白冉将脸迈进臂弯,轻叹了一声,她实在不想再说什么。

    三年过去了,还要让她面对一大堆的疑问和隐瞒,她真的是发自内心的厌恶这种感受。

    之后的一次比赛,十五人进十人,白冉的对手依旧是一位蓝魂学院的学生,比赛开始没多久便分出了胜负,在观众看来,白冉与这学生只是象征性的动了动筋骨便立刻分出胜负。

    因为之前白冉打败了柳子义,便传出了白冉实力超于柳子义许多的传言,对于这次的比赛胜利也就没有过多的惊讶。

    柳子义则通过第二次败者组的比赛成功晋级,这次比赛也成功打败对手,进入十强。

    而文姝在这次比赛失败,停在前十五名。

    自此前十名便出现,除白冉外包括了四五位蓝魂学院的学生,及其他各大学院的学生。

    比赛结束后,白冉为了躲避萧云逸再次缠上她,立刻溜出了场馆。

    刚一出场馆,一个黑色的影子便从白冉面前掠过,一道银光一闪,一个小小的刀子便擦着她的耳边划过。

    白冉眸光顿时阴沉下来,立刻追上了飞速逃离的影子。

    那人的逃跑技术似乎很不熟练,虽然速度很快,但却来不及反应躲避树枝或是别的障碍,两人一前一后一路上引起了不小的声响。

    白冉一边在心里吐槽这人技术太差,一边绕开这人走的路上的各种障碍物。

    直到拐进了一个角落,这人忽然跳上旁边一面高墙,回身对白冉又扔出了一把明晃晃的小刀,便立刻消失在高墙的另一面。

    白冉落地,捡起地上插着东西的小刀,素手将上面的纸片拿下来,扫了眼上面的内容,迸出一声轻笑。

    流焰也不知不觉的出现在白冉身边,凑到她旁边看了眼纸条的内容,也是一笑。

    “有病吧,绑架文姝告诉你干什么,难道还以为你们关系很近吗?”流焰双手抱在胸前,嘲讽的撅了撅嘴巴。

    白冉也是挑眉,瞥了流焰一眼,便慢慢的走出胡同,手指一搓便将纸片碾成了灰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