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魔妃:邪王宠妻狠强势- 正文 第三卷:恨离怨_第409章 教你炼药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浮笙 书名:逆天魔妃:邪王宠妻狠强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ingdian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最快更新邪王宠妻狠强势最新章节!

    第四百零九章 教你炼药

    老者一口应下,眼前这个小丫头年纪轻轻,就算是极有天赋的孩子也不可能比他的弟子更胜一筹,况且自己的炼药水平他也非常有信心。

    无论如何,眼前这个小丫头他是抓定了!

    “一个时辰,炼制出净元丹如何?不用一定要凝成丹药,只要能将药材融合成药液的形态,就算可以。”老者昂首说道。

    低头安慰似的看了眼自己的徒弟,拍了拍他的肩膀。

    他已经教过自己徒弟三个月的时间,别说这丫头可能连药方是什么都不知道,就算知道,也不可能炼制成这么难的药品。

    然而,话音刚落,地长老低低的哼笑了一声。

    白冉则一脸淡然,面色无波。

    “你可还有不满意的?”地长老忍住笑意,低头询问白冉。

    这老头这回是自作聪明了,他昨天才见过这丫头的净元丹,连他都自叹不如,更别说这个玄字院的小弟子。

    “净元丹我是听说过,只是药方和药材总该一并提供吧,不然可不公平。”白冉朗声道。

    地长老眉梢高挑,静站着看白冉佯装紧张。

    “身为炼药师,药方是你自己的储备,药材也必要随身携带,我这弟子也不一定有净元丹的药材,怎能算作不公平?你若是现在认输,我倒是可以……”老者说着说着,一副宽宏大量的样子摸起了自己的胡须。

    “长老您看他们这……”白冉抬眼,可怜兮兮的望着地长老。

    地长老一愣,这丫头怎么要拉着自己一同做戏?

    不过反应了一瞬,地长老便明白了,这丫头是在帮自己摆脱嫌疑。

    清了清嗓子,地长老沉声道“他说的没错,炼药师的药方和药材都是自己的财富,这并不过分。”

    老者对地长老的口风甚是满意,勾起嘴角,呵呵笑了笑,随即拍了拍自己徒弟的后背“去吧,就照我之前教你的去做。”

    男子连忙双手抱拳,恭恭敬敬的对自己师父鞠躬道“是,师父且放心!”

    回头瞪了白冉一眼,便率先钻进了那间空的炼丹房。

    白冉抿了抿唇,扫视一周便看到一直藏在旁边看热闹的颜霖,径直向他走去。

    颜霖缩着脖子侧了侧身子,将自己身处的炼丹房让给了白冉。

    白冉说过在药阁内不能表现出与她过多熟络的模样,以免惹人怀疑。

    关上了炼丹房的门,白冉深深叹了口气,熟练的将一众药材挑拣出来,在自己面前一一摆好。

    算了算时间,一个时辰炼制正常的净元丹是足够的,她根本用不上这么多时间。

    想了一想,白冉将药材挪了挪,盘膝而坐,开始修炼。

    炼丹房内温度不低,且蕴有灵力,是修炼的好地方,与其与那个人无意义的比拼炼药,不如借机提升一下自己的实力。

    外面,有人给地长老搬了把椅子,而后又有玄字院的弟子替那老炼药师也搬了一把来。

    两人坐在开阔的地方,周围人都围在旁边,等着这一场好戏的结果。

    “地长老不是向来贵人事忙,今日为得这帮小辈的事,竟耗神亲临,真是少见啊。”老炼药师偷着看了长老一眼,阴阳怪气的说道。

    “哎,那丫头确实是我亲自审核进来的地院人,按理说与你是一个等阶,她的颜面受损就是我地院颜面受损,若有一日你也被人挑衅,我自当亲自出面维护。”地长老声音清晰,掷地有声。

    老炼药师听明白了地长老言语间的讽刺,一张老脸顿时涨的通红,只能狠狠的拍了下扶手,闷声憋气。

    一个时辰过去,那玄字院男子的炼丹房房门打开,男子一头的汗水,浑身衣服都湿透了,手里捻着个透明的药瓶,兴高采烈的冲老者晃了晃。

    药瓶里,淡蓝色的药液晶莹剔透。

    老者面色一喜,却还是注意着脸面,庄重的点了点头,接过男子手里的药瓶,闻了一闻。

    “呵呵,我这徒弟天资有限,这净元丹学到现在也只能做成药液,让长老见笑了。”老者拔开瓶塞,一阵浓郁的药香顿时四散开来。

    周围人惊叹的议论声越来越大,老者骄傲的笑了笑,转头对地长老道“这一个时辰已经到了,炼丹房里温度高,那姑娘细皮嫩肉的别是晕在里面了,您不派人去瞧瞧?”

    话音落,老者自顾自的笑了起来。

    地长老暗暗的眯了眯眸子,并未理睬,心里则算着这老头一会儿得是什么脸色。

    老者见地长老不理不睬,便扬着眉毛看了一眼自己的弟子,男子得令,迈着傲然的步子快速的走到了白冉的炼丹房外,扬起手刚想捶门,门便被人拉开了一条缝隙。

    白冉走了出来,深呼吸了一下,看都没看门后的男子,径直走向长老的方向。

    地长老见到白冉出来,眼睛一亮,随即无奈的摇摇头。

    这丫头浑身都是灵力萦绕,看来在里面修炼的挺舒服啊!

    “姑娘,你的药呢?”老者见白冉两手空空,面上的笑容再也掩藏不住,揽过自己的弟子,上下仔细打量着白冉。

    白冉站定,对着地长老恭敬的弯了弯腰,转而对着老者嫣然一笑“药在这儿啊!”

    白冉张开手掌,一粒圆润的淡蓝色药丸静静的躺在掌心。

    人群顿时悄无声息,老炼药师更是倒吸了一口冷气,随即快速的拿过白冉的丹药,放在眼下自己看着。

    “不可能啊……净元丹药材融合极难,就算你能将其融合,怎么可能在一个时辰之内凝成丹药!”炼药师颤抖的攥着那颗净元丹,连连否认。

    白冉伸出手,一股灵力将净元丹从老者的手里抢了回来“那您这就是承认,我炼的确实是净元丹了?”

    “你是不是拿从外面买来的丹药糊弄我!”老者立刻怒目圆瞪,咄咄逼问道。

    “您!注意言辞!”地长老拍了下椅子的扶手,站起身来,挡在白冉的身前。

    老炼药师愣了一下,却是满心的不服,指着白冉高声道“她这么小的年纪,师父又不是药阁中人,别说哪来的净元丹的药方和药材,就是这丹药在一个时辰内成形的如此完整,就足以证明她在骗我们!”

    地长老蹙了蹙眉头,刚想替白冉说点什么,白冉从他身后站了出来“您手里那瓶药液是净元丹未成形的药液吧。”

    老者一怔,下意识的看向手里的药瓶,与此同时,药瓶脱离他的手,到了白冉的手中。

    老炼药师刚要说什么,就见白冉一把打开瓶塞,将药液往空中一撒,淡蓝色的药液竟全部悬浮在空中。

    一团幽紫色的火焰快速将其包围在内,而药液起先还冒着泡,美国多久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凝结成块,最终变成了圆形的丹药。

    “药材提纯不够,所以药液欠佳,影响了丹药表面的平滑度。”白冉收起灵力,将丹药放回药瓶里,扔还给目瞪口呆的炼药师“如此,您可信了?”

    白冉这凝丹的过程极为熟练,统共也没有花上半个时辰,老炼药师摸着表面坑洼的丹药,眼中闪过一丝惊慌。

    “如今证明了我的能力,地长老也为了正了名分,您是不是可以依照约定,将这位弟子逐出药阁?”白冉淡淡的笑道。

    药阁逐人是有严格的规定,必须将人打至记忆缺失才能放出门去,不然就算是死也要死在药阁里,不能将一个记忆完全的人放出药阁。

    男子浑身颤抖,张着嘴扑通一声跪倒在老者腿边,死死的抓着老者袍子“师父,救救我师父,我不想离开药阁!”

    老者掩下眼中的慌乱,将自己的弟子一把捞了起来,转头对地长老道“弟子的过错自然是我这个做师父教导不善所致,我不拦着你们将他逐出药阁,但若要他走,老夫我也一并退出药阁!”

    话音落地,地长老脸色愈加阴沉“你以为药阁缺你一个炼药师吗?”

    气氛剑拔弩张,白冉见状连忙挡到地长老身前,朗声道“这小弟子也不算是丢了您的面子,毕竟规则是炼出药液即可。我虽年纪小,但仗着地院的身份就卖您一个面子,您的弟子可以留在药阁,但永远只能在黄字院做杂役,也不能再用药阁的炼丹房。”

    炼药师的眼神从地长老的身上挪到白冉的脸上,望着白冉白净剔透的面庞,他心中竟没来由的有些慌。

    “只是如此?”炼药师疑惑问道。

    “您弟子以下犯上,犯了药阁的条例,为了药阁的秩序不得不罚,所以他必须要去地牢受过处罚才行。”白冉淡淡道。

    炼药师眉心拧起,他明白,白冉确实是给他们让步了,若是自己不答应,恐怕徒弟就真的要被逐出药阁了……

    细细思虑了一阵,炼药师终是叹了口气,摸了摸徒弟的头发,摇头不语。

    男子明白了师父的决定,眼中含着浓浓的恐惧,无助的瘫坐在地上。

    此事告一段落,白冉和地长老回办公间的路上,地长老终是忍不住问道“你为何最后决定放过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