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魔妃:邪王宠妻狠强势- 正文 第三卷:恨离怨_第413章 宁家遭难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浮笙 书名:逆天魔妃:邪王宠妻狠强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ingdian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秒记住【39 】,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四百一十三章 宁家遭难

    颜霖话说到这个份上,白冉自然就跟着一同去了药阁。

    与其等人找到她的住处,不如自己出现还显得伟大一些。

    刚到药阁,门口看戏的黄长老和玄长老便是一惊,将颜霖晾在一边,抓着白冉就往最顶层阁主的房间跑去。

    白冉到达房间时,整个顶层的人都被清了出去,房门大开,里面人急迫的争吵声非常清晰。

    “两位长老,少阁主可在?”白冉压低声音问道。

    “刚刚去了宁家,说要看看宁夫人的情况,怎么你找他?”黄长老之前也是听说过白冉的本事,如今宁家有难,这丫头说不定又会成了宁家的恩人,他可开罪不起,所以自然有问必答。

    “不找他,我们现在这里听听情况吧,里面气氛似乎不太好。”白冉尴尬的笑了笑,实际上她习惯于将事情搞清楚再做行动。

    而且倒地不起的是宁家夫人,与她半点关系也没有,她也没什么菩萨心肠,自然不着急。

    两位长老见白冉端得一副稳重的架子,没来由的信了白冉的邪,都硬生生的站在门外,与白冉一起悄声听起墙根来。

    “我宁家与萧家的婚事已然板上钉钉,如此您都不能出手帮帮我们吗?以后有我宁家为药阁助力,药阁日后在安全方面绝不用担心,难道我的这些条件还不够您出手帮帮忙吗?”里面一个浑厚的中年男子的声音传出来,语气极为急迫,显然已经与阁主徘徊许久有些不耐烦。

    “您这话说的,宁夫人的事情我们也很着急,可我药阁有资历的炼药师都去了,都说没办法,这不是我不帮您啊,确实非人力所能救,您就是把条件开的上天去,我照样办不到啊!”阁主不紧不慢的声音传来,听那语气,似乎有与那中年男人打太极的意思。

    人家女主人都重病不起,阁主就算救不了也不应该是如此态度,为何这般怠慢宁家?

    “可是您还没出手,或者地字院的那位长老不是说有令死人活命的本事呢,就不能劳烦他出手?您放心,只要我夫人的病痊愈,报酬还是条件您随便开,日后等萧家与宁家结亲,我宁家就是药阁的后盾!”说话这人应该是宁家家主。

    白冉也曾听颜霖说过一些,宁家家主与宁夫人夫妻恩爱,家中关系极为简单,除却宁夫人外便没有任何其他不三不四的女人掺杂。

    现下听来,宁家主对自己夫人的病是真的很着急。

    “哎呦您有所不知,我那地院的长老是个顽固不化的人,向来不服我说的话,这要是我去说他就算是能救也不会救的,而且他也几日没在药阁,您现在若去找他,定然找不到。”阁主客客气气的说着,却言语间将地院长老形容成一个不辨是非的小人。

    白冉听着,内心却一阵冷笑,她听华老说过这阁主,炼药水平算是上乘但绝不是拔尖,而华老对地院长老的评价很高,刚刚宁家主也承认了地长老的名气,如此对比,以地院长老刚正不阿的脾气,看不上阁主也正常。

    只是刚刚阁主一番言辞,将错处全怪在地长老身上不说,还避重就轻,根本没提他能不能出手救人的事情。

    可人在情急之下,宁家主的思维一定会被阁主牵着走,想必现在心里已经开始怪罪从未谋面的地院长老了。

    白冉喘了口气,迈步走进了屋子。

    屋内比她想象的人更多,白冉刚进门时脚步极轻,并未有人察觉,没办法,白冉只好在人堆里喊了一声“让我去试试吧!”

    屋内顿时一片寂静,阁主和宁家主也停止争吵,往这边看来。

    白冉一眼便看到了宁家主布满血丝的双眼,不由得心里一颤,看来宁家主对他夫人是真的打心里爱护。

    “这是之前给凤家少主治好寒症的炼药师,也是药阁地院的炼药师,您别看她年纪小,本事可不小。”阁主见了白冉先是一怔,随即便将白冉当做救命稻草一样介绍给众人。

    众人一听凤家的名字,连忙恭恭敬敬的给白冉让出一条道来。

    宁家主也是一样,看着白冉的目光仿若失明之人偷窥曙光,噌的一下便亮起来。

    白冉乖巧的跟宁家主和阁主行了礼,随后轻声道“宁家的事情我已有耳闻,但未曾亲眼瞧过我也不敢说能治好,不如我跟宁家主走一趟,看看情况再说?”

    白冉端得一副娴静端庄的模样,颇有大师的风范。

    宁家主闻言连连点头,作势便要拉着白冉走。

    白冉退后了一步,转而听话的向阁主说道“若是我能力不足,还请阁主不要怪罪于我。”

    阁主一怔,有些不明这个蠢货一样的女子什么意思,便想也没想应道“自然不会,你放心去吧,定要尽力啊!”

    白冉闻言,嫣然一笑“若我做不到就只能请阁主亲自出马了。”

    出马个头,药阁阁主定然是没那么本事的,她不过是想吓唬吓唬他罢了。

    果不其然,阁主面色一滞,生硬的呵呵笑了笑,便急迫的赶众人出去了。

    白冉虽宁家主回府的路上,已经将宁夫人的情况大致了解了一些,说是发病突然,正摆弄着花草便一头栽在地上再也没醒。

    白冉心里也是没有准信的,她不过是火元素出众了些,炼药水平比旁人高了一点,至于看诊方面她并不精通,若到时真的没办法,就只能求助于师父老人家了。

    同样的话,隐去了师父,白冉与宁家主也提醒了一遍,宁家主只是叹了口气,表示理解白冉,若是治不好并不会怪罪。

    两人到了宁府,白冉便直接被带到了主院内,一进内室,便闻了一鼻子浓重的药味,忍不住蹙了蹙眉头。

    宁娴坐在床头,神色恍惚的牵着母亲的手,头搁在床栏上,毫无生气。

    白冉一进门,宁家主便依照白冉吩咐的,将宁娴和其他下人都赶了出去,只留白冉与宁夫人两人。

    周围人走了干净,白冉才放心的将屋内溜达了一圈,从一进门她就觉得这里的空气浑浊的厉害,原本只是药味,该有沁心净脾的效果,谁知却让她难以呼吸。

    “丫头,这空气里有不干净的东西,换换气。”华老的声音传来。

    白冉闻言立刻照做,就是华老不说她也要打开窗户通风的,如此华老再一说话她便更加肯定了。

    本来病人卧床是不该开窗见凉,但已经病到这个程度,是顾不上这些小事。

    白冉吹着风觉得空气顿时清新了不少,便给宁夫人塞了个安神的药,防止她突然醒来。

    随后便轻车熟路的用火元素在宁夫人体内的经络仔细检查。

    她这个方法治不了小病,只能检查出经脉有问题的病症。

    然而没游走多久,白冉的灵力便在宁夫人的腹部感受到了异样。

    此等异样……是毒……

    “师父,宁夫人应该是中毒了,只是这毒好像很奇怪,我的火元素消不掉它,它却在与我对抗。”白冉怔住了。

    她之前给凤离歌治疗寒症的时候,虽然也是解毒,但毒素对她的火元素反应极为强烈,这是毒素对火元素该有的反应。而宁夫人小腹部位的毒素,却是不消减不扩散只是与白冉的元素力抵抗着。

    “宁夫人应该是被人算计,吃了别人用灵力凝成的毒。”华老的声音风轻云淡。

    “灵力还能成毒!那有办法治吗?”白冉愕然,她第一次听说灵力还能这样害人。

    “呵呵,你师父会有解不开的毒吗?”华老语气听起来很欢乐,似还藏着些炫耀。

    “徒儿我三年前中的毒您也没给解开?”白冉挑了挑眉梢,没好气的回道。

    “……无礼!”华老被白冉一噎,同样没好气的呵斥道。

    白冉吐了吐舌头,并未说话。

    “她这毒与正常毒不同,若是像正常打斗一般将灵力击败,也并不能使灵力移出体内,但若留着不动,宁夫人也就会长睡不醒,此毒并不伤人器官,但却是一种控制人的办法。所以那些炼药师光靠看诊是看不出来的,灵力在体内有点波动是在正常不过了。”华老缓缓的解释道。

    “那是不是将灵力从她体内逼出就可以呢?”白冉又问。

    “你刚刚也试过了,那灵力与你的灵力抗衡,应该是很霸道的,就凭你恐怕还做不到逼出来。依老夫看,最好的办法就是将那灵力依附到另一样东西上,再将东西取出。”华老道。

    白冉静静的想了一阵,忽然眸子一亮“师父,混元珠可不可以?”

    之前凤离歌给她做的那顶帷帽,上面百十颗细小的混元珠,送入宁夫人的体内应该不是难事。

    华老也是沉默了一瞬,随即也有些惊讶的说道“理论上可行,只是那灵力与你的火元素相斥,应该是水元素的灵力,你那混元珠送进她体内时最好附上一点水元素,以示中合。”

    白冉点点头,心情好了起来。

    既然找到了治病的办法,那她就要开始想想怎么借题发挥找那废物阁主的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