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中文 >都市言情 >逆天魔妃:邪王宠妻狠强势 > 正文 第三卷:恨离怨_第425章 别动,手感真好
我的书架 | 加入书架 | 举报章节错误 | 返回书页

逆天魔妃:邪王宠妻狠强势- 正文 第三卷:恨离怨_第425章 别动,手感真好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浮笙 书名:逆天魔妃:邪王宠妻狠强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ingdian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秒记住【39 】,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39 】,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四百二十五章 别动,手感真好

    凤离歌声音很轻很柔,白冉一肚子想反驳的话也说不出口,只能不情愿的点了下头。

    “流焰毕竟是我的灵宠,他受伤我也会受到影响,再说这么宝贝的神兽,我得好生对他。”白冉扯了扯嘴角,敷衍的笑了一下。

    “你装什么好人!你被困竹筐里的时候还想着把我送给别人吃了呢!别以为你这么说我就原谅你了!你和凤离歌根本就是一路货色!”流焰在结界里气的跳脚。

    白冉面上的笑容加深了一些,好似根本没听到流焰说话。

    没有得到白冉一丝歉意的流焰非常生气,在结界里寻了个角落打算永久自闭。

    凤离歌瞧着白冉粲然的笑容,满意的勾了勾嘴角,这丫头这么好哄,可真便宜他了。

    “你别宝贝流焰了,他是神兽无需你费心,我是个大活人,随时都可能病死或是被人杀死,不如你宝贝宝贝我?”凤离歌唇角微勾,因喜悦而微微上扬的眼角似是藏着流光。

    白冉闻言,视线移动到凤离歌那张贼俊的脸上,然后面对着凤离歌,使劲儿咬了一口酥脆的烤鱼。

    咬了一口后,白冉又使劲儿嚼着鱼肉,一下一下极为缓慢。

    凤离歌抽了抽鼻子,这丫头是吃鱼还是要吃他?

    白冉将嘴里的东西咽下去,又满意的啧啧嘴,这才慢悠悠的说道“我给你个建议,你和流焰凑一起过吧,你俩互相依存,互相珍惜。”

    流焰能听到她的心理活动,白冉自然也能听到流焰的想法。这臭火鸡趁着自己睡着了,就在凤离歌面前诋毁自己的形象,说了一堆夸张的形容词。

    要不是流焰一直在心里回味对她的形容,她也不能知道流焰说的有多过分。

    什么脱鞋的时候像大鹏展翅,跑步的时候跟黑熊一样张牙舞爪,被竹筐扣在里面的时候像个小鸡崽……

    “冉冉,你答应我,今日的事情万不能发生第二次,不然我出去办事也不会放心的。”凤离歌双手板正白冉的小脸,将她的脸朝向自己。

    白冉被凤离歌的举动吓了一跳,木讷的任由凤离歌把自己的脸包起来。

    “你若不答应,我下次走之前就派人看住你,十人看不住就百人,百人看不住就千人,总之你是别想再任性胡来。”凤离歌见白冉没说话,便接着说道。

    白冉眉梢微动,被凤离歌看的有些不知所措,便不由得舔了舔嘴角,一股鱼肉的香气顿时又充斥在口中。

    “今日还好是我布的陷阱,若是换做旁人,你早就不知道死了几回,我说话你听见了吗?”凤离歌总得不到白冉的回应,有些急迫。

    白冉扯了扯嘴角,勉强的笑了两下,低声道“以前没觉得你话这么多啊,我怎么觉得你像我爹似的……”

    “白冉!”凤离歌一脸无奈,他很严肃的说这个问题,白冉却开着玩笑。

    凤离歌板着脸,一张俊脸顿时变的阴沉下来。

    “好好好,我记住了!爹,你说什么闺女都听!”白冉见凤离歌有些生气,连忙讨好的附和着。

    又怕不够,白冉又双手抱住了凤离歌的一只胳膊,使劲儿的窝在怀里。

    “我不是你爹,我是你夫君。”凤离歌面色缓了缓,说话间眉梢又多了一丝淡淡的得意。

    “你就是我爹。”白冉摇头“没有再比你更唠叨的人了!”

    “来,叫个夫君听听。”凤离歌薄唇抿于一线,表情平淡。

    白冉面色一红,紧抱着凤离歌的双手松了松。

    凤离歌见状,另一只手轻轻握着白冉的一只手,恢复成刚刚的样子,随后又将白冉的另一只手搭在自己的胳膊上。

    昨晚一切,凤离歌才满意的弯了弯嘴角。

    “你这是什么意思?”白冉疑惑的看着自己这个奇怪的姿势。

    “没事,手感好。”凤离歌淡淡道。

    说完,凤离歌将衣袖往上扯了扯,向白冉递了个有些热的眼神。

    两人现在的姿势很奇怪,盘膝对坐着,白冉的双手环住凤离歌的胳膊,和之前一样,抱在自己的怀中。只是这回因为是凤离歌帮她搭的姿势,所以并没有使劲儿。

    什么手感好?白冉没听懂凤离歌这话,便呆呆的想着。

    凤离歌似乎很满意白冉的一动不动,嘴角的笑容一直不散,眼神却也不看她,那副神情似乎在用心感受着什么。

    就这样两人一动不动的过了半刻,白冉看他神情越来越诡异,那笑容中似乎比平时多了一丝丝的……得逞。

    白冉忍不住低头看了看怀中抱着的好似很规矩的手,忽然回过神来。

    “凤离歌你畜生!”白冉猛地将他的胳膊推了出去,脸上顿时染了一层红晕,缩在褥子的一脚,水眸中似是冒着火。

    她说凤离歌怎么半晌都不动,也不说话,闹了半天是在吃她豆腐!

    “我未曾做什么啊?是你抱着我不放,也是你先扑过来抱我的。”凤离歌云淡风轻的说道。

    那张俊脸看不出丝毫的羞愧,仿佛一座千年的冰山,不似冰山的冰冷,而是像冰山表面的冰层一样,脸皮极厚!

    凤离歌瞅着白冉微微抽搐的嘴角,似是看明白她心中的想法,轻笑了一声。

    “你笑什么?”白冉见他笑的浅,心里有些莫名的不高兴。

    刚说手感好,现在又笑她,凤离歌什么意思?

    “你还坐着干什么,难不成还想做点别的什么?”凤离歌一说话,白冉才发现他已经站起身来,衣衫整理的没有一丝褶皱,连地上烤鱼的架子都已经拆开放到了一边。

    白冉再看看自己,缩在褥子的一角,手里紧攥着雪白的被子,好像思想愈矩,行为不轨的那个人是她。

    “我怎么早没看出来,你竟这般不要脸……”白冉嘴角抽了抽,委屈的站起身,一脚将被子踢开。

    凤离歌并未说话,只是将白冉赶出山洞在外面等他,自己在里面收拾着剩下的东西。

    大约一刻钟后,凤离歌走出了山洞,不着痕迹的走到白冉身边,将白冉藏在袖子里的手拽了出来握在手中。

    白冉一惊,抬眼看了他一眼,凤离歌面色无波,仿佛刚刚只是照常呼吸一般的正常。

    凤离歌如此淡定,弄得白冉也不好再矫情,便也顺应着被他牵着一起走了。

    若是放在现代,他俩现在应该是谈恋爱的阶段,关系应该是情侣吧,那牵个手似乎也不是什么大事。

    白冉脑子里想着,脚下就跟着凤离歌左一步右一步的走着。

    “我们要去哪儿啊?”白冉回过神来,两人已经走到了山洞的另一面,也就是山另一侧的半山腰。

    此处背光,树木稀少,只有浅浅一层翠绿的草,偶尔点缀几朵小野花。

    “你浪费了我的陷阱,我只能亲自去找那人来。”凤离歌淡淡道。

    “谁啊?你知道是谁害的你?”白冉刚说完,又想起另一件事情来“你还未曾告诉我你入森林后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不是凤家人陷害你想让你死在天渊森林?”

    “大概是这样,只是他们并未亲自动手,只是用灵力往我身上沾了些吸引灵兽的药粉,才会有你看到的湖边的那些痕迹,我确实和百兽打了一架。”凤离歌道。

    “我在湖边看到了一处拖拽的痕迹,那是不是你留下的,你是不是掉进水中然后又逃出来的?”白冉越来越疑惑凤离歌葫芦里到底埋得什么药。

    “不是,那是我为了让凤家来找我的人混淆,用一只百年修为的猿猴拖拽到湖边做出的假的痕迹。”凤离歌道。

    白冉闻言很是诧异,她在现场看的时候完全没有怀疑那痕迹的真假,没想到竟是和人类形态相似的猿猴伪造的。

    那与她一起看现场的白俊霆可看出了什么异常?她从未进过天渊森林,见过的灵兽也有限,缺乏经验看不出来也算正常,但以白俊霆的阅历,不可能看不出人和灵兽留下的痕迹的不同。

    既然看出来,为何又要问她的想法,而且看白俊霆当时的表情,似乎对自己的推论很是赞同。

    “你清楚白俊霆的为人吗?”白冉盯着地面,低声问道。

    凤离歌有些诧异白冉跳跃的思维,但并没有说什么,只看了她一眼便温声道“没有人清楚他到底是什么人,能确定的是他是全系驯兽师,实力和天赋极高,若说你是我见过的天赋最高的人,那他便是与你一样的。”

    “至于他的为人,上界无人敢说熟悉他。驯兽场会长向来神龙不见首尾,很少出现在人们眼前。最近也不知道是为何,频频出来参与俗世,他以前从来不这样。”

    凤离歌见白冉心神不宁的想着问题,便放慢了脚步,握着白冉的手紧了一分,小心的挑着平坦的路走着。

    “你为何突然好奇他?”

    “我原本没觉得有问题,只是听你一说,我和他最近接触的次数似乎有些多,而且也不全是偶然,有几次是他来找我的,他给我的感觉和你们描述的完全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