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魔妃:邪王宠妻狠强势- 正文 第三卷:恨离怨_第432章 大师的做派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浮笙 书名:逆天魔妃:邪王宠妻狠强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ingdian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秒记住【39 】,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39 】,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四百三十二章 大师的做派

    “我现在只是没有力气,不然……”洛飞气喘吁吁的倒在桌子上,瞪着流焰。

    “不然怎样?你有跟我和白冉置气的时间,多吃两口饭行不行,你抬头看看外面天都要亮了,白冉一晚上没睡给你做的饭菜,你好歹多吃点吧?无论你主子是死是活,现在都已经成了定论,你去又能改变什么?”

    流焰挡在白冉的身前,毫不留情的指着洛飞训斥。

    他实在想不明白,凤离歌是个人又不是神,为什么不能死呢?

    “我不知道离歌走之前有没有安排你,若是他遭遇不测,你何去何从?”白冉的声音从流焰身后传来。

    这一句,直接将洛飞的思绪拉了回来。

    对,主子走之前说过,只要他不在,就听白小姐的差遣。

    可是……

    “如果是听我的命令,那我现在命令你老老实实坐在这里吃饭,把你面前的饭全部吃光,并且不能踏出这个房间半步。”白冉冷声道。

    洛飞的心绪难平,她不能与洛飞正常交流,既如此,那就以主人的身份,强迫他做该做的事情。

    果不其然,洛飞再没有挣扎着站起身来。

    “你如果还当离歌是你的主子,那就好好听我的话。但若你要忤逆他的命令,我也不拦你。”白冉站起身,一手将流焰也拉到身边,两人往旁边退了一步,大门赫然出现在流焰的面前。

    白冉敢说这话,自然是已经打算好了,就按洛飞现在的状况来看,能稳稳当当走出大门都是天方夜谭。

    所以她也不怕洛飞一时失智冲出去。

    流焰不耐的转过头来,他实在见不得别人因为其他人黯然神伤的样子,在他的想法里,没有谁的性命能让他伤心到吃喝不下的地步。

    “我既然在凤府,那就说明我还有事情要办,这事情自然是你主子的事情,所以你要不要听我的命令做事,全看你自己。”白冉将流焰拉到身后,一字一句的跟洛飞说道。

    话已至此,白冉觉得自己说的已经足够,便再次坐了下来,不紧不慢的吃着已经有些凉了的饭菜。

    “我听白小姐的……”

    一道极微弱的声音飘来,白冉另一侧的嘴角悄然牵起。

    “好,那就坐下吃饭,什么时候把身体养好,什么时候再给你派任务。”白冉说完,狠狠的咬了一口青菜。

    “我警告你,你若敢背着我做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情,后果可不比凤离歌罚你轻哦!”

    正吃得香的白冉,忽然从牙缝里挤出阴森森的声音。

    洛飞低了低头,吃饭的速度又快了一些。

    第二日晌午时分,白冉才睡醒过来,出门后便被凤家主叫去了偏厅,请她开始验尸。

    白冉将流焰留在房中,看着洛飞不让他跑出去,自己则去往偏厅准备开工。

    进到偏厅,那具尸体被放在一副冰台上,极厚的冰层冒着森森的凉气,缕缕烟雾绕着那尸体慢慢的融入进空气中。

    尸体外,还飘着白俊霆的那层灵力结界。

    将偏厅内所有人都赶了出去,白冉一屁股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双脚搭在椅子边缘,心疼的抱住了自己。

    “都怪洛飞,扰的我连那本书都没看几眼。”白冉望着尸体,无奈的叹了口气。

    “分明是你先睡过去的,干那小侍卫何事?”华老的声音传来,语气中带了一丝笑意。

    白冉被华老突然出来的声音吓了一跳,随后心虚的吐了吐舌头。

    “师父,你快教教我,应该怎么做?”白冉虽然说着,但还是缩在椅子上一动不动。

    她真的不想去看那尸体,虽然尸体是她亲手造的孽。

    这么想想,她不但杀了人,还要亲手给这人验尸……

    这人晚上会不会变成厉鬼找她报仇啊!

    “丫头!”华老厉声一喝,这小姑娘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一点事情都能想到天边去。

    “师父……”白冉的声音弱了弱。

    “你昨日不是看完了那书的前两章吗,首先要做什么总该会吧!”华老扬高了声调,生怕声音低下去,这小丫头的思绪都飞到天上去了。

    “徒儿不会呀……”白冉的声音更弱了……

    她是真的一点都想不起来书里写的什么,那书写的枯燥无味,拗口的很,她看都看不懂,更别说记下。

    “……那你去吧,你觉得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华老无语,彻底放弃治疗。

    白冉缩了缩脖子,麻溜的从椅子上跳起来,凑到尸体前看了一圈。

    挥手将白俊霆的结界收走,尸体的血腥味已经演变成一股恶臭的味道,直挺挺的往白冉的鼻子里钻。

    白冉连忙从戒指里摸出药粉,洒在手帕上,捂住了自己的口鼻,这才没被味道熏晕过去。

    长时间的尸体味道也会对人体有损伤,她不能大意。

    转了一圈,白冉忽然蹙起眉头来。

    “不对呀师父,这人是我杀的,我为何要这么认真的验尸?反正也没人会,岂不是我说什么他们信什么?”白冉忽然站定,望着四十五度的上方,恍然大悟。

    怀华玉里的华老也是一阵无语,小丫头说的好像也有道理……

    忽然明白过来的白冉内心一喜,挥手又是一层结界,将尸体封存其中,又将捂住口鼻的手帕上的药粉抖了抖,顿时周围的空气也恢复了清新的药香。

    白冉做完这一切,开开心心的窝在椅子上,倒头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已经是傍晚,白冉看时间差不多,便半睁着朦胧的眼睛,推门出去。

    门外十米外守着的下人抬头一看便见白冉脚步蹒跚,神情呆滞的出门,一时间内心都对白冉产生了无比的崇敬。

    竟然为了验尸,累成这副样子,这小小年纪却是大师做派,果然是少主的朋友啊!

    白冉并不知旁人对她的崇拜,抓起一个人就给她带路,前去正堂给凤家主回话。

    刚到正堂门口,便见正堂外汇聚了一众侍卫,看穿着并不是凤府的人,而正堂内似乎也有人正在说话,只是门外围了许多人,白冉看不真切。

    “是有客人来吗?”白冉低声问道。

    “今天下午时分,云家主就拜访我们家主来了,只是天都快黑了,我没想到他还没走……”带路的人面色讪然的看向白冉。

    “无妨,那既然里面有人,我就在外面等一会儿吧。”白冉说着,便要往正堂门外的方向走去。

    “白大师!您都累了一下午了,不如您先回去歇息,待家主招待完客人,我便去唤你如何?”那人贴心的说道。

    累了一下午?白冉生生的怔了一瞬,哦对,理论上她应该是验尸验了一下午的。

    “啊,没事没事,受人之托嘛,总要尽力而为,我就在外面等一会儿,说不定云家主一会儿就走了呢?”白冉挺起腰杆,柳眉微蹙,脸上略显疲惫,仿佛真的累了一下午一样。

    这表情落入下人眼里,激起了下人满心的感触。

    “那我也陪大师在这里等吧!”那人义不容辞的往白冉身边一站,一副誓要与白冉同甘共苦的样子。

    白冉也没推辞,加快了脚步往正堂方向跑去。

    还没走到门边,就听里面传出云家主震耳欲聋的声音“难道是我一厢情愿?若不是你凤鸣山多次请我做客,我会以为你已经默许我女儿进你们凤家的门?”

    “凤府只是没将云家主你拒之门外罢了,云家主未免想的太多。”凤家主的声音听起来毫无波澜。

    “可我女儿多次去寻凤少主,也不见你们将她赶出去啊!她一个姑娘家跑来见凤少主,他既然相见,为何又说没有结亲的意思?”云家主恼羞成怒,声音一句比一句高。

    “他要见谁与我无关,不代表整个凤府的立场。”凤家主惜字如金。

    “你这是什么意思!明明当初是你们凤府屡屡给我们暗示,我们才敢上门来,不过是没捅明罢了,竟想不到凤府要翻脸不认人?”云家主气到极致,竟笑了几声。

    “是我凤府翻脸不认人,还是云家主自作多情自作聪明想将我凤家玩弄于股掌之间?”凤家主声音低了下去,想来现在的表情应该很难看。

    白冉在外这才听明白怎么回事,云家主一从森林里出来,就带人来凤家想要凤家主的一个准信,他已经没了驯兽场的支持,若再得不到凤家的偏袒,那上界世家大族的行列里,他们云家真要混不下去了。

    可是她和白俊霆昨日才在凤家主面前挑拨离间,在云家主头上泼了一盆乌黑的脏水,如今恐怕云家主说什么,凤家主都会觉得他面目可憎。

    云家主恐怕还不知道,自己在毫不知情的状况下,就被凤家主永远的拉入了黑名单。

    “你这是什么意思?”云家主迟疑了一会儿,声音也低了低。

    “我奉劝云家主,与其在我这里白费口舌,不如去凤家的族亲那里,选一个年龄合适,样貌匹配的儿郎,配给云小姐,说不定那儿郎正是日后这凤府的主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