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中文 >都市言情 >逆天魔妃:邪王宠妻狠强势 > 正文 第三卷:恨离怨_第434章 怕什么来什么
我的书架 | 加入书架 | 举报章节错误 | 返回书页

逆天魔妃:邪王宠妻狠强势- 正文 第三卷:恨离怨_第434章 怕什么来什么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浮笙 书名:逆天魔妃:邪王宠妻狠强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ingdian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秒记住【39 】,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39 】,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四百三十四章 怕什么来什么

    “你放心吧,我不会擅自行动的,我听你的安排。”颜霖笑了笑,语气平静了许多,他对白冉是服气的,相处了这段时间,他相信白冉会给出最好的办法。

    之后白冉了解了些药阁内部的事情后,便赶颜霖回自己的宅子,各自歇下。

    第二日,白冉起了个大早去往药阁,一进门便见到有两个黄字院的小弟子在门边的角落里推推搡搡的,很不客气。

    白冉只看了一眼,并没想管,便扭过头往灵兽的方向走去。

    果然如颜霖所说,阁主不在的几日里,小弟子们都翻了天了,看这样子,那些长老们管事的应该也疏于管理,才会使他们在门口就敢做出这等丢脸的事情来。

    “站住!”

    白冉还没迈出一步,身后就传来熟悉的声音。

    又是萧云逸……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白冉站定脚步,却没有转过身,好在萧云逸的目的也不是他,身后传来哒哒的脚步声,远处那两个黄字院的小弟子扑通一声便跪在地上。

    “少阁主饶命!少阁主饶命!我们再也不敢了!”

    “去找你们长老领罚!当值日不认真做事,在药阁门口做出如此丢人之事,让外人看笑话,再去将药阁规矩誊写一百遍,两日后交给黄长老!若敢懈怠不服,立刻收拾东西从药阁离开!”

    两个小弟子慌忙从地上爬起来,头也不敢抬一下,便从白冉的身边灰溜溜的跑开了。

    随即,白冉感受到两道审视的目光打在自己的背上,停顿了许久,才听萧云逸的一声叹气。

    “我不管你是哪个院的,刚才这种情况你为何不出言制止,药阁之事便是大家之事,我们……咦?怎么是你?”

    萧云逸边说边从白冉的身后绕到前面来,在见到白冉的脸时,愣在了原地。

    “你是不是那日帮宁娴说话的那位地院炼药师?”萧云逸斟酌了词汇,小心翼翼的说道。

    白冉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她那天根本谁也不想帮,只想走人,是宁娴非拽着她说话的好吗?

    但是秉着多说就多露馅的原则,白冉只勉强的牵起嘴角,敷衍的点了点头。

    “是晚辈失礼了,晚辈只是想让那两人记住教训,并不想唐突前辈,我……”

    “无妨无妨,我是来找阁主谈事的,少阁主贵人事忙,我就不多打扰了。”

    白冉面上的笑容更僵硬了一分,话还没说完,就从萧云逸的身边逃命似的跑远。

    “大师留步!师父还没来药阁,我正巧也要去找师父,不如我陪着大师一同去吧!”萧云逸脸上挂起了明朗的笑容,一排洁白的牙齿顿时展现在白冉的面前。

    白冉抬起手,刚想左右摆动拒绝萧云逸,萧云逸的手就拍向她的手掌。

    “啪!”的一声,萧云逸笑的更甚,嘴边两个梨涡深深的陷了进去“大师果然和我是同龄人,不似那些老古董端得一身架子不好说话!”

    “哈哈,是吗,其实我也没那么好说话……”她是想拒绝的,鬼知道萧云逸这个人才以为她要和自己击掌……

    两人尴尬的站在一只灵兽前,灵兽眨巴着眼睛,在两人之间移动着视线。

    “哈哈,少阁主先去吧,我在这儿等上一会儿就好。”白冉高兴的往后退了一步,将唯一一只灵兽让给萧云逸。

    一只灵兽,总不能一下子驮两个人吧,这下可以躲开萧云逸了吧!

    “大师不必客气的,我自己的灵兽可以载人,我坐我自己的灵兽就好!”萧云逸回头用视线让白冉停下不断后退的脚步,如沐春风的笑容再次展露在白冉的面前,将她所有拒绝的话都挡了回去。

    白冉嘴角抽搐了两下,弯起嘴角,直接骑上了那只灵兽,并且对着萧云逸扬了扬眉毛。

    她还能怎么办,她也很绝望啊!

    萧云逸见白冉脸色有些怪异,微微蹙起眉头,他不懂,有人结伴难道不是一见很高兴的事情吗?

    两人一路无言,到了楼层后,白冉利索的从灵兽背部跳了下来,快步往阁主的房间走去。

    她内心是有些崩溃的,本来听说萧云逸在药阁内神龙不见首尾,谁知道她次次都能碰见,偏偏萧云逸还是自来熟的个性,怎么能轻易绕过她。

    罢了,还是少说话少做事,以免惹出不必要的祸事吧。

    若让萧云逸认出她就是下界的白染,那她在药阁内的行动会受到牵制,届时计划推行受阻,她又如何对华老交代?

    胡思乱想着,白冉停在阁主的门前,后面萧云逸追了上来,先是对白冉客气的笑了笑,杏眸弯成了月牙,仿若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般明媚耀人。

    萧云逸率先推开了门,走了进去。

    白冉怔在原地半晌,才挪动了步子进去。

    想想自己日后要做的事情,白冉便有些难以面对萧云逸。

    见白冉站在门口不动,萧云逸一脸疑惑,但还是看在白冉是地院炼药师的份上,将她看作长辈,所以他替白冉关上了门,又倒了杯茶水放在座位前的桌面上。

    “师父不在,我陪您一同等等吧,您先坐!”萧云逸面上的笑容从未散去过,每次与白冉的目光对视,都是明媚的咧嘴一笑。

    白冉坐在座位上,沉默的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然后放回原处,动作有些冷漠,面上也毫无表情,浑身透着一股子疏离。

    “这几日师父不在,我在阁中替师父管事,听得最多的就是关于您的议论,您姓白吧,连地长老都夸赞您的炼药术精湛,地长老铁面之人,都不曾夸过我一句!”萧云逸摇了摇头,面露羡慕。

    “少阁主天资聪颖,是药阁的希望,地长老可能不希望您过于自负,所以想以打击为动力,促使您进步吧。”白冉将声线放柔,抿唇笑着,一副温婉模样。

    她都这幅样子了,萧云逸若还能怀疑,她就真的没办法了。

    “您别客气,您在炼丹房挑战玄字院弟子的事情我都听说了,那可是净元丹啊,我也也不敢保证那么快就能炼制一枚完美的丹药!”萧云逸说道。

    白冉笑了笑,并不想说话,所以就抱起面前的茶杯,一直端在自己的嘴边,不至于不说话的时候太过于尴尬。

    “您还记得上回您帮宁娴说话吗,之后我再去宁家,他们总说宁娴不在,您知道是怎么回事吗?”萧云逸不是闲的住的性格,无论白冉说不说话,他总要说点什么。

    白冉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她总不能说是因为她的挑拨离间,所以宁家才不待见他了吧。

    她当时只想着挑拨阁主和宁家的关系,倒是忘记了宁娴与萧云逸还有婚约这一码事,看来自己这一步棋还害了萧云逸丢了媳妇。

    罪过啊罪过……

    “也对,您和宁家也没有交集,怎么会知道呢,是我太着急了……”萧云逸愁眉苦脸的说道。

    白冉又是尴尬的笑了笑。

    又沉默了半晌,白冉的眼神从茶杯上挪到萧云逸身上,轻声问道“不知阁主何时能回来,不如我改日再来?”

    这种尴尬至极的氛围她实在呆不下去了,更何况还得时刻提心吊胆,怕自己哪里做错被看出破绽。

    “我昨日就和师父说好了,今日一早来药阁寻他,师父答应我的事情一定会做到的,可能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吧,您稍坐,我陪您聊聊天不好吗?”萧云逸杏眸眨了眨,双眼明亮的仿若装了一整个太阳。

    萧少爷您是高兴了……她现在说是如坐针毡也不为过啊!

    “少阁主性格极好,我当然是高兴的……”她高兴的都要笑不出来了。

    见白冉表情越来越扭曲,萧云逸也觉出气氛有些不对,便闭起嘴巴,不再说话。

    沉默了一会儿,萧云逸就有些坐不住,暗暗的搓手,眼睛眨的飞快,看样子是要闲出病了。

    白冉偷偷的瞧着他,正想着要不要说句话,免得萧云逸真的憋出毛病来的时候,萧云逸手一招,忽的从门外飞进来一只嫩黄色的小鸟,正是在下界比赛时,帮了白冉大忙的那只灵雀儿。

    萧云逸举起手来,摆好了给鸟儿降落的姿势,谁知那黄色的鸟儿进门后看都没看萧云逸,张着小嘴就冲白冉飞了过去,落在白冉的肩头,亲昵的蹭着白冉的耳朵。

    白冉心里一惊,耳边又传来酥酥麻麻的感觉,一时间心里乱成一团,不知该如何应对。

    她瞒得过萧云逸,可瞒不过靠气味辨人的动物,这鸟儿显然是还记得她,才会如此亲昵的对她示好。

    鸟儿在白冉的耳边,用毛茸茸的头蹭着白冉耳边的青丝,小嘴还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很是热切的样子。

    白冉石化在椅子上,一动不敢动,对面萧云逸举起在半空中的手也略有尴尬,盯着自家鸟儿在别人肩膀上撒欢的样子,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回来……”萧云逸收起手,尴尬的蹭了蹭衣角,轻声唤道。

    鸟儿猛地抬起头,看了萧云逸一眼,一扭头又钻进了白冉的头发丝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