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魔妃:邪王宠妻狠强势- 第三卷:恨离怨_第440章 凤家剧变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浮笙 书名:逆天魔妃:邪王宠妻狠强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ingdian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四百四十章  凤家剧变

    凤家族老本就不高兴,深更半夜的拖着半老的身体来坐着,所以堂内众人皆没有好脸色。

    凤家主也不管众人心情,挥了挥手,一个被五花大绑的人就被扔到了正堂中央。

    白冉微微抬头,一眼便认出这人是那日带他们入森林的领队。

    可他明明被自己亲手打死,现下正装作凤离歌躺在偏厅的冰棺里呢,这怎么忽然出现一个活的?

    座位上的白俊霆也略微不安的动了动身体,轻轻回过头,冲着白冉微微摇头。

    白冉见状,压下心中的疑惑,低下头不语。

    凤家主的眼神在此刻也毫无痕迹的扫过两人的方向,随后如常的依次扫过其余的人,视线扫了一圈,才缓缓开口。

    “各位族老,可有人认识他吗?”凤家主的声音听不出喜怒。

    众人闻言,纷纷屈身向前,仔细的看着那人。

    那人被绑的看不见手脚,活像个大虫子一样左右蠕动着。

    “他以前不是跟在你身边的护卫吗?上回老夫来找你,是他说你不在赶我走的!”

    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捋着胡子,眯着眼睛,慢悠悠的说道。

    此话一出,有几个人被唤醒了记忆,都频频点头应和着。

    因为他是凤家主的贴身护卫,还总跟在家主身边,所以认识他的人自然很多。

    “对,他以前是我身边的护卫,受我信任多年。而在前几日,这人被发现从我房中偷取账册,我仔细盘问也不肯说幕后指使是谁,所以今日只能劳烦诸位到此一聚了。”

    凤家主一手轻轻搁在桌面上,面色逐渐阴沉,说话间轻轻弹指,远处那人忽的就出了声音。

    “我说了是我自己鬼迷心窍,偷凤家的东西出去变卖!没有什么幕后主使,都是我一人所为!”那人声嘶力竭的吼着。

    白冉一直疑惑的看着他,从样貌上根本看不出破绽来。直到这人出声,她才恍然大悟。

    眼前这人并不是那个死人,声音虽然相近,但仔细听还是不同的。

    凤家主应该是为了引出幕后的人,所以才找人假扮那人做戏吧。

    她能听出不同是因为她知道这人早就死了,心中有所怀疑才会往这方面多想。但在座的其他人并不知道内幕,再加上此人声音沙哑干涩,声嘶力竭的声音更听不出来有何不同,是不会被发现的。

    “手艺怎么样?佩服吗?”白俊霆忽然扭过头,用极低的声音说道。

    白冉俯下身,瞧着那人的脸说道“易容到这种程度,应该是大师级别的作品了。”

    “嗯,我也觉得我算得上大师。”白俊霆得了夸奖,得意洋洋的挥开袖子,大手缓缓放在膝上,深深吐了口气。

    白冉再次怔住,白俊霆的意思是这人的脸是他的杰作?

    那他岂不是早就知道凤家的安排?

    那起先说的看到她才猜出今日发生什么事情,也是骗她的了?

    从头到尾,只有她是个傻子,白俊霆将一切都看的清楚明白。

    “您觉得玩弄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姑娘很有成就感吗?您的年龄都够做我父亲的了,为何总跟我过不去!”

    白冉心里恼火的很,直起身子轻声说着。

    声音虽小,但语气里的不满却丝毫没减。

    白俊霆极小幅度的晃了晃脑袋,舒服的往椅背上一靠,毫不理睬白冉说的话。

    白冉深吸了一口气,强忍着心里的火气。

    罢了罢了,跟上了年纪的人计较什么,且让他得瑟去,他不也被自己摆了一道吗,里外里谁的便宜也没占着。

    堂上那人已经喊累了,头搁在地上,嘴巴张着,大口大口的喘气。

    “他不是说了,是他自己贪财,你还想问什么?”一个年纪颇大的人不满的说道。

    “他是不是在说谎,想必诸位族老凭借几十年的阅历一眼就能看出来。今日之事关系凤家承继和未来,所以族老们就算不满我以往的言行,也请在今晚将各位的私人感情收一收。”

    凤家主面无波澜,说话间周围却多了无形的威压,气氛瞬间就降到了最低。

    能做凤鸣山的家主,实力必是凌驾众人之上,见凤家主动了真格,其他人也都不敢再多说什么。

    “兄长息怒,我对兄长没有质疑,只想问一句,既然今晚是凤家自己的事情,那为何会长大人也在这里呢?”一个中年男子面含笑意的站起身来,双手恭敬的抱拳在胸前,先是对凤家主行礼,而后又向白俊霆行礼。

    言行举止中规中矩,看着很是安分守己。

    “这人有鬼。”白冉忽然低声说道。

    “嗯?怎么看出来的?”白俊霆不动声色的侧了侧耳朵。

    “我没看出来,是凤离歌说他叔伯有问题,我先前只是不认识哪个是他叔伯而已。”白冉风轻云淡的说道。

    刚被挑起兴致的白俊霆,仿佛头上被人浇了冷水,嘴角的笑意也僵在脸上。

    他还以为这小丫头多厉害,有一眼看人的本事……

    原来只是寻他开心而已……

    “你还是少说话,免得被别人听到惹祸上身,到时我可不救你!”白俊霆气不过,恶狠狠的吓唬着。

    “我可是您的侍女,您不救也得救。”白冉快速的反驳道。

    白俊霆一口气提到嗓子眼,差点没给自己憋死。

    这小丫头大事上不惹他,就在小事上给他添堵,偏偏他还不能发作,真是憋屈!

    两人暗地里说话的时候,唤凤家主兄长的那人已经站到了正堂中央,面对着白俊霆,淡笑着似乎在等他的回答。

    白俊霆当然没听到方才说了什么,坦然的别过脸,看向凤家主,一副刚才发生什么了的样子。

    白冉瞅了他一眼,俨然一副老无赖的模样……

    凤家主明白白俊霆的意思,人是他请来的,当然不能要白俊霆出面回答。

    此时看着站在白俊霆身后的白冉,凤家主心里竟然萌生出一丝欣慰来。

    白俊霆地位崇高还好解释,若再加上一个白冉,可真难做到不被人怀疑。

    这丫头还挺聪明,无形间还给他省了麻烦。

    “会长是我请来的,前几日是会长发现了这人私自潜入我的房间,所以今日来算请会长做个见证,看看我凤家会如何处置此事。”

    凤家主说到此处顿了一顿,眼神幽幽的扫过一圈“请驯兽场会长亲到凤家做证人,诸位就不会怀疑事情的真实性了吧?”

    白俊霆不置可否的回看着站在堂中央的中年男人,眉梢微挑,眼神里带着淡淡的嘲讽。

    中年男人推了推鼻梁上的无框眼镜,面上的笑容恰当的收了几分,变成了带有歉意的笑。

    “原来如此,那是我多虑了,我也是为凤家的名声着想。”

    凤家主无言,挥了挥手,那人便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去。

    “天色甚晚,我直接将话说明,这人今日偷了账本被我发现,以往偷过什么我还都不知道,为了凤家的安定,你今天不说出幕后的主子是谁,我就让你见识见识凤家立世百年来的手段。”

    地上那人闻言,面上明显一怔,缩着头不语,似乎在思量着什么。

    周围的人都沉默不言,一动不敢动,生怕自己哪个行动惹了凤家主怀疑。

    “我没有主子,我只是想换钱……”那人犹豫了许久,才弱弱的说道。

    凤家主闻言,眉心轻蹙了一瞬,很快便展开了。

    大手一挥,堂下有人拎了一个袋子扔到了那人的旁边。

    “这个是从你屋子里搜出来的,里面是什么,你自己说说吧?”凤家主指着那个鼓鼓囊囊的袋子,平静的说道。

    地上的人动了两下,想挪动到袋子旁边,但努力后纹丝不动,便丧气的躺在地上。

    “是记了我偷东西的记录,拿出去换回的钱财……”

    “就这些?”凤家主横眉喝道。

    “还有……还有一枚混元珠,记了我和接头人的对话……”地上人的声音明显弱了不少。

    众人闻言顿时哗然,各自窃窃私语着说这些什么,却都偷偷看着凤家主的表情。

    “很好,既然你坦白了,我就给你一个机会,你亲口说出幕后的主子我饶你性命,你若不说就先走一步,等你主子陪你一道下地狱,你自己选吧。”

    凤家主面无波澜的轻笑了一声,正堂内顿时鸦雀无声。

    这可是背叛凤家的大罪,且最近正是凤家不安的时候,一个不小心可就是灰飞烟灭的下场啊……

    凤家主给的选择本就没什么可选的,地上那人想也没想就要张嘴说话,可刚要张口,一道白色的光亮闪过,那人张开的口型顿时僵住,脑袋一硬便倒在了地上。

    “凤骁!”凤家主一手狠狠的拍了下桌子,眸子顿时瞪大,眼神中像是含着数以千计的刀子,顿时向动手的人影逼去。

    正堂内掀起一阵阴风,无形的灵力威压直接将那带着眼镜的弟弟逼着跪倒在座位旁边。

    “你要造反吗?”凤家主声音很轻,但每一个字眼都带着千斤的重量,砸在地上,似是传出了震耳欲聋的声音。

    .com。妙书屋.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