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魔妃:邪王宠妻狠强势- 第三卷:恨离怨_第507章 盛世大白莲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浮笙 书名:逆天魔妃:邪王宠妻狠强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ingdian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五百零七章  盛世大白莲

    “不必多想,出来我再与你细说?”似是知道白冉在犹豫,凤离歌劝解着。

    白冉应了一声,想着凤离歌是做事靠谱的人,许是有什么安排吧。

    换好衣裳后,白冉简单的别了个发髻,因为是未出阁的女子,所以发型要求并不严谨,只松松的盘上一部分头发,用凤离歌给的嵌白玉编银簪子堪堪别着。

    白冉披上披风,遮挡住华贵的绸缎,才吐了一口气。

    凤离歌有心,白冉不喜颜色重的衣裳,多穿白色,而今日婚礼不宜穿白,便送了一件浅蓝色的衣衫,若是远看,也与白色差上不多。

    撩开帘子,白冉的手紧紧拢着披风,面色犹豫“首饰太多,我只捡了几样。”

    一副簪子,一对耳饰,一条项链。

    凤离歌抬眸,凤眸在白冉身上打量了一番,唇角微勾“无妨,无伤大雅。”

    “我换衣服到底和计划有什么关联?”白冉单手罩着披风,里面的衣裙只露出比披风长的一截裙摆。

    凤离歌伸出手,白冉自觉的将手送到他的掌中,跟着他出了房门。

    “你今日跟着我,以凤家的名义去。”凤离歌嘴角一直勾着淡淡的弧度,凤眸虽亮,但却似乎隐藏着什么。

    “我本就是以凤家炼药师的名义去的啊,我觉得我那身刚好符合我的身份,现在这样有些太隆重了些吧……”白冉低头看着自己的打扮,脸色讪然。

    “宁家是世家大族,你穿的这身很合适。”凤离歌不紧不慢的道“而且很衬你。”

    “你是不是怕我给你们凤家丢脸?给你们凤家做炼药师,应该不会缺钱的吧……”白冉仔细思考着,希望参透凤离歌的想法“可是今日上界有头面的人都会到,我与你一道去实在不合适,要不我先走,你后去?”

    “你有一点说得对,做我凤家的人,必不会缺钱,所以这身衣裳你配的起。另外你与我同去,更说明你与凤家关系密切,宁家也会对你更加重视。”凤离歌瞧了白冉一眼,语气温和。

    “嗯,你说的也对。”白冉觉得有道理,嘟着嘴巴缓缓点头。

    凤离歌再没说话,到门口时,扶着白冉上了马车,而后自己也走进马车。

    洛飞坐在马车外,静静的赶车。

    快到宁府时,马车便慢下来,白冉推开小窗,不由自主的哇了一声。

    前方有几辆马车也停着不动,周围百米内都是穿着华丽的人,其中还有宁府带着红绸的下人们,在各位贵人间周旋。

    “这场面也太大了些吧,不知道是不是故意做给药阁看的。”白冉忍不住啧啧嘴。

    “钱家世代商贾,长子大婚多花些钱造势也是必然的。”凤离歌淡淡道。

    “主子,唐家来人了。”洛飞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唐家是驯兽场三会长的本家,家族多出驯兽师,虽有些避世浅出,但因为唐三会长的缘故,也从未淡出上界人们的视线。

    这次宁家连唐家都请来,看来真是要铁了心与药阁宣告对立。

    只是白冉到现在还不认为,请人多便真的代表能与药阁抗衡。

    为医之人收人心,况且药阁身为百年炼药圣地,没有一个家族不想与之交好,除非是凤家这等天生优等的世家,才可以不把药阁放在眼里。

    “凤少主深居浅出,今日承宁大小姐脸面才得以遇见,实属荣幸啊。”门外,一个听起来爽朗的男人声音传来。

    凤离歌理了理衣袍,又将白冉的发簪扶了扶,似乎没有要理他的意思。

    “唐家子煜前来拜会凤少主。”那人不死心,声音抬高又是一拜。

    “主子,是唐家嫡次子。”洛飞的声音贴着车门传来。

    凤离歌微微蹙眉,端着白冉的小脸左右瞧着,似是不满意。

    忽的,凤离歌一把拿下白冉的发簪,低声道“这样不好看。”

    白冉任由凤离歌摆弄,自一旁的车窗里看见外面一个笔挺的身影。

    洛飞讪笑了两声,自马车上跳下来“路途劳累,我家主子正休息,就不能见您了。”

    “凤少主意气风发正当壮年,怎会被这点路程劳累到,怕只是不想见我吧!”唐子煜笑了两声,直言不讳,听起来好像没放在心上。

    这种人应该很好相处,凤离歌为什么不见呢?白冉微微偏头想要看他,却被凤离歌一手按住“别乱动。”

    “您说哪儿的话,唐家与我们凤家十几年前还有过交情呢,我家主子是真的累了才不能见您……”洛飞脸上堆着笑,死死的挡在马车前。

    “砰!”马车里传来一声闷响。

    “哈哈,凤少主这是休息好了吧,这回我可能见他一面?”唐子煜大笑着,挑眉看着洛飞。

    洛飞挠了挠头,不知何言以对。

    白冉瞧着被凤离歌“不小心”碰倒的小茶杯,不禁失笑,这么砸洛飞的面子真的合适吗?

    “洛飞,回来吧。”凤离歌声音略高了一些,双手依旧在白冉的脑后摆弄着她的头发,动作没有因为说话而放慢。

    洛飞如释重负,轻巧的跳上马车,乐呵呵的看着唐子煜。

    “唐二公子,不是我不想见您,而是我不见闲人。”凤离歌话锋一转,马车外的唐子煜不由得竖起耳朵。

    “那您说我是闲人喽?”唐子煜面上依旧挂着笑容,毫不生气。

    “当然不是,我指的是您身后那位。”凤离歌拾起一旁的簪子,轻轻的别进白冉盘好的青丝当中。

    “好了。”凤离歌贴着白冉的耳边轻声道。

    白冉端起一旁的镜子,瞧见自己的簪子微微倾斜着露出一截来,不由得挑眉。

    不得不说,凤离歌的手艺还不错,至少比她强。

    马车外,唐子煜咧着嘴回头,看向身后的女子,面上闪过一瞬的无奈“凤少主多虑了,这不是外人,是我的亲妹妹。”

    “我说的就是她。”凤离歌立刻回应。

    “小女子唐玉旌,是唐家嫡女,听说兄长要来拜会凤少主,心中窃喜想一睹少主风采,所以便来了。”潺潺女声如同山间清泉,温婉动听。

    白冉一口茶水差点没全喷出来,捂着嘴将咳嗽忍了下去,小脸憋得通红。

    她多久没听过这么纯正的白莲花口音了?一年两年还是三四年?

    许是女子的直觉,白冉一听便不喜欢这人。

    凤离歌拍了拍白冉的后背,对她突然失态有些疑惑。

    “托你的福,你哥哥也见不到我。”凤离歌声音扬高。

    唐玉旌面色一怔,随即一抹红晕爬上脸颊,声音中略有羞愧“凤少主说得对,但我家哥哥是真心仰慕少主,还请少主见我哥哥一面,我先离开便是。”

    言罢,唐玉旌微微抬头,对上洛飞直直的眼神。

    洛飞扬了扬鞭子,不屑的撇撇嘴,不是说走吗怎么还不走?

    若是几年前主子还会和这种女人客气两句,但眼下白小姐在,她怕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走远些。”凤离歌蹭了蹭百日的嘴角,凤眸淡漠的扫了眼窗外婷婷玉立的身影,面无表情。

    唐玉旌呆滞的抬起头,自窗口处看进去,一抹朦胧的身影在里面坐着,只是一抹剪影便如同烙印一般刻在她的眼里。

    洛飞甩着鞭子,鞭子在空中打出啪的响声,唐玉旌立刻收回眼神,温婉笑道“那我在一旁等候哥哥和凤少主。”

    唐子煜拍拍妹妹的肩膀,宽慰道“早就听说凤少主从不见女子,之前云家女儿日日跑去凤鸣山,也没见他有回应,你别在意。”

    “许是我还不够优秀,哥哥不必担忧我。”唐玉旌懂事的摇摇头,伸手抹了下根本没有的泪珠。

    唐子煜摇摇头,轻轻摸了摸妹妹的头,看着她走到一旁站着。

    凤离歌撩开窗口的帘子,棱角分明的脸庞隐在窗后,在他的脸上留下一片阴影。

    凤眸转至窗外,凤离歌淡淡开口“唐二公子找我有事?”

    “有事倒算不上,我那妹妹一听说今日凤少主也来,一早就缠着我带她来见见,谁承想少主竟连我这妹妹一眼都不见。”唐子煜笑着摇摇头,语气虽听不出怪罪,但言语却有不悦的意思。

    “唐小姐想见当然可以来,只是见不见是我的事情。”凤离歌垂下眼帘,凤眸中迸射中冷冽的光亮。

    “哈哈,凤少主此话倒是不错。其实我今日来是想与少主打听一件事,驯兽场自一月前失踪一位驯兽师,听说消失前见过少主一面,您可有印象?”唐子煜面上的笑容微微收敛,神色多了些严肃。

    唐三会长是唐子煜的叔伯,所以询问此事也在情理之中。

    “嗯,此人在森林中与我交手,差点伤了我的人。”凤眸微微移动,视线如同利刃般刺向唐子煜。

    唐子煜顿了一瞬,连忙笑道“原来是与凤少主有摩擦,我现在这儿替他向凤家配个不是。”唐子煜恭恭敬敬的弯下腰,毫不迟疑。

    “自然是要道歉,只是你还不配。”凤离歌淡淡道“若想知晓此事,还望三会长放下驯兽场分会长的架子,差一个小辈前来道歉,是觉得我不配见他吗。”

    .com。妙书屋.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