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中文 >历史军事 >风谍 > 正文卷 第六百八十九章 分好处 下
我的书架 | 加入书架 | 举报章节错误 | 返回书页

风谍-正文卷 第六百八十九章 分好处 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深蓝的国度 书名:风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ingdian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是在云华酒楼的经理办公室,宪兵司令部的司令官和四大课长大驾光临,郑同辉自然要亲自出面接待,而陈明翔大大方方的跟着他出来,也没有引起木下荣市等人的怀疑,这家酒楼很明显就是陈明翔敛财的工具嘛!

    “陈明翔同志,太感谢你提供的这些军事绝密了,我会以最快的速度通知根据地的,这两个情报,至少能挽救几万抗日战士和人民群众的生命,也为我们粉碎大扫荡创造了机会,我代表根据地谢谢你!”郑同辉诚挚的说道。

    情报的重要性是不需要多说的,有了陈明翔的这两个预警,根据地的部队就能做到有的放矢,采取针对性的措施转移群众避其锋芒。

    尽管情报有些模糊,但只要知道了敌人的意图,情报部门自然可以派出侦查员监视敌人的行动,不至于被动挨打被偷袭。

    你居然称呼我同志?

    陈明翔也知道这两个字的分量有多重,在地下党,被称作同志是一种很郑重的身份象征,那些进步青年或者党员才会有这样的称呼。

    “先不要急着感谢我,苏鲁战区的第一一一师那可是山城政府的军队,也是抗日武装,有些消息我也不能只给你们一家。”

    “你可能也知道,我的华通贸易公司和国统区有着大量的走私买卖,说得更明白一点,我和山城政府的军统局是合作关系,别吃惊,我不是军统,而是客户里面有军统局的关系。”

    “我在日军和金陵政府身兼多职,日常接触中偶尔得到的一些重量级情报,我也会用来作为交换的筹码,这个相信你能理解。”

    “从皖省事变开始,我对山城政府的一些行为很不认同,眼下还不是自己人打自己人的时候,所以我愿意给地下党情报,只是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毕竟人们都把我看作是汉奸。”

    “可这个情报的性质不一样,山城政府的苏鲁战区也在受到致命威胁,我给你一天时间,把相关的问题核实好,随后我就会通知军统局的关系户,这对我来说意味着在国统区得到更多资源和特权。”陈明翔说道。

    山城政府军队内讧,投降地下党的根据地,这是很严重的事情,可话又说回来,内讧是自己家里的问题,他在不知道具体内幕的情况下,不愿意搭理这种事。

    事情明摆着,山城政府的待遇明显要比地下党高的太多,为什么军队要转而投向地下党呢,整整一个师的兵力,山城政府怕是连地下党的一个连也拉不过来,单凭这一点就很说明问题。

    但日军要对苏鲁战区实施扫荡,这是需要预警的,他必须要上报戴老板知晓,给苏鲁战区发电抓紧采取措施。

    “你放心,一天的时间足够了,我等会就给根据地发电请示,一切都以抗日为重,山城政府的军队也是抗日武装,你做的并没有错,地下党不做那些让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郑同辉说道。

    陈明翔给地下党提供了皖省事变的重要情报,挽救了在皖省的军事力量,挽救了大量抗日战士的生命,还提供了日军大扫荡的情报,为根据地筹集了大量的药品,其功劳是无法衡量的。

    他对沪市的地下党组织也给予了多次帮助,到现在苏北抗日根据地,还是在通过华通贸易公司运输紧缺物资,云华酒楼也是他解决地下党经费问题而出关系出钱开办的。

    郑同辉从来没想过陈明翔会是军统局的人,摆明了不可能,哪个军统分子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之所以喊陈明翔同志,这是上级对陈明翔这么多功劳的一种态度,谁敢说这家伙不是个抗日人士?谁敢说他对地下党没有巨大贡献?谁敢说他不热爱国家热爱人民?

    还有一群宪兵司令部的高官在等着自己呢,陈明翔也没有继续交谈,回到了包间里开始喝酒吃饭。

    情报既然传递到了,他只要等着郑同辉的回信就好,其实等不等,结果都是一样的,情报非发不可,他也得让戴老板看到在华北地区创造的价值,显示战略特工的能力。

    “你走的这几天,咱们宪兵司令部也没有闲着,在沪市为你找到五家华商的煤球厂,并且实施了紧急军管,你接手后就能正常开工制造煤球。因为这件事,将军阁下可是承担了不少的压力!”五岛茂笑着说道。

    “在沪市但凡有资格生产和销售煤球的商人,我指的是上游成员,肯定和石炭联合会有很深厚的关系,难道他们被查封了工厂,就没有鼓动石炭联合会的日方商人出面,去找我们司令部抗议?”陈明翔好奇的问道。

    那些发国难财的奸商们,不是有汉奸撑腰,就是自己本身是汉奸,打狗还的看主人呢!宪兵司令部这么做,肯定捅了马蜂窝,这是对沪市煤炭利益链的公然挑衅!

    “陈君,我们宪兵司令部是干嘛的?特高课找人盯着他们储存煤球的仓库,然后以接到举报,他们囤积居奇、抬高煤价、制造混乱、危害社会稳定的借口,把煤球厂查封了,把三十万担煤球的货物也查封了!”

    “兴亚院华中联络部的太田泰治将军,对这件事正咬牙切齿呢,就差没给我们宪兵司令部鼓掌叫好了,听说他把石炭联合会的人喊到办公室,拍着桌子破口大骂!”

    “市政府对这个事是支持的,公共租界工部局对这个事是欢迎的,我们四方的态度一致,他们还有什么办法?”

    “拉低沪市的煤价,严禁商人囤积居奇,维护沪市的社会稳定和帝国的利益,这也是内阁和兴亚院的要求,他们想告状都没有地方,再说,我们查封的又不是帝国商人开设的煤球厂。”五岛茂说道。

    “将军阁下,被扣押的这三十万担煤球,是不是可以暂时拨给我来处理?只要市面上货源充足,价格一定能在最短的时间拉下来,而且石炭联合会必然找我谈判,这样煤炭行情就能稳定了!”陈明翔急忙问道。

    沪市的煤球货源极度紧张,市面上严重短缺,可这些黑心的商人,居然囤积了这么多的货物,真是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