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中文 >武侠修真 >剑气冲天 > 霞明剑照霜 第136话 万夫莫开?我以三瓣莲花破
我的书架 | 加入书架 | 举报章节错误 | 返回书页

剑气冲天- 霞明剑照霜 第136话 万夫莫开?我以三瓣莲花破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海右笑笑生 书名:剑气冲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ingdian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耽搁拖延了又许多日,已近六月了。天上的太阳开始散发出前所未有的热来,红彤彤地照射着大地。

    五重山上的黄沙犹如在热锅里一般,翻滚毒辣。

    天丁伫立在沙里,金甲与黄沙趋同,分不清颜色。他感觉到四重山上一股强大的磁场正在靠近,一阵浓厚的剑气吹起的清风正在往面前扑来。

    李褐已经再一次踏上了通往五重山的山道。在这之前的许多时候,他已经数不清和天丁战斗了多少次,每一次总差一点,但有一个趋势确实向好的,自己的实力日渐增长,与天丁差距越来越小。

    还有,自己剑上的两瓣莲花火光煜煜,而第三瓣也开始绽开。

    “娘,苏梨,保佑我这一次成功罢!早日登上山顶,早点见到仙人,还要下山去报仇。”李褐心里默念着,看了看身上的孝衣,心里的底气更足了些。

    天丁面前的风越来越大,那是一种高压逐渐邻近的征兆。他知道,已经与自己交战过很多次的那个小剑客,本事已经越来越高。

    两步并一步,不过三四息之间,李褐已经踏上了五重山口。

    小虎在四重山下仰头望着,它也记不清这是李褐被打下来的第几次了,但它知道,每一次李褐都是信心满满地上山的。

    小虎看到了李褐坚毅的背影,这家伙已经把罩衫脱了,露出孝衣来,看来他是要做最后一次出击,最后一战了。

    李褐的目光已经举高投到金甲天丁的眼中。

    “你又来了。”天丁淡淡地道。

    “我来了。”

    “最后一次?”

    “最后一次。”

    天丁不作声,已经准备出剑了。经过这些时日的斗战,李褐的剑修已经和他处在伯仲之间了,稍一疏忽,机会败下阵来,辜负山顶三个道人的嘱托和期望。

    这会换李褐开口发问了。

    “你也怕了?”

    天丁默不作声,不置可否。

    这的确是实情。

    “我在想,这地方,也并不是牢不可破,只要我想过,没有留得住我的。”李褐边说边出剑。

    “我要留的人,是无论如何都过不去的。我要留你,你就必须得留下。‘剑阁峥嵘而崔嵬,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天丁的剑已经金光闪闪。

    李褐肃然道:“一身转战三千里,一剑曾当百万师。今日便是我上山时。”

    “黄沙万里浪如烟,金甲为盾,金甲为矛,你以何破?!”天丁说着一剑重重砍来。

    倏然间,李褐已经起步飞跃中空,接连三个摆动向着天丁耳畔刺来。这里是天丁的死穴,连日来,李褐已经摸清楚了大概。

    翻身不及眨眼时,天丁口中之诀已经念成,身后的大剑忽然散作利滓,向着李褐激射过来。

    这是一招同归于尽的打法。

    不待多想,李褐回身清扫,以气圈兜拢全身,听得一阵戛金断玉之声,利滓激弹,随后重新汇聚在天丁手里,大剑恢复如初。

    李褐处在气圈中,飞于中空。

    他剑上的两瓣火莲花已经燃烧得通透,第三瓣也在时隐时现。

    天丁抽剑去破李褐的剑气圈,“砰砰砰”三声后,大剑所砍处现出了丝丝火花。

    “这些时日,他的修为已经如此,确是个剑才。”天丁心里想着,手上的活计却绝不放松,更加运足了气力疯狂砍去。

    他二人在比拼元气。

    山下的果子和山上剑气的滋润已经让李褐的气海变得更加澄明宽广起来,每日里天地元气的进入,都丝丝渗透储藏进了他的气海。再加上这无数次的斗战,他的实力已经大超从前,第三瓣火莲花的盛开也在须臾之间。

    黄沙开始不住地翻滚包裹,层层黄浪冲向李褐。沙浪冲不透气圈,吸附堆积在上面,慢慢摩挲着,发出“呜呜”之鸣。

    李褐双手张开,气海中的元气从肌体空隙里慢慢渗出,源源不断地补向气圈。原来黄沙在慢慢侵蚀着剑气,他的元气需要不中断地输出维持。

    一片黑暗。

    李褐的眼前是一片茫茫黯黮,黄沙包裹着他暗无天日。只有闷热和高压不住地堆积拥向自己,前方的一切都看不清了。

    这是生死存亡之机。

    金甲天丁也立定在原地,只以耳当目,动用剑气去相抗。这是最公平的方式,谁也不跑了,谁也不会再纠缠,全以各自的实力来做堵住。

    气厚者胜,气薄者输。

    两瓣火莲花煜煜生辉,在黑暗中,炽热的火色让人着迷。

    它们都有飞出剑外的意思,似乎一种无形的,或者说是更强大的力在控制着它们。

    李褐已经释出十分气力,筋脉尽张,身上剑气铮铮作响,逼得第三瓣火莲花片闪出异样光彩。看样子,它的显现也不过在眨眼之间了。天丁心里明白,再如此僵持下去,第三瓣火莲花片一现,自己顷刻便会战败。

    想到这里,天丁即刻发出一声元气饱满的诱音,希望通过此呵动摇李褐的元神,或者把他的注意力引到自己耳朵里去。

    天定的耳中有百丈长道,弯弯绕绕,皆是精金打制,能够困死剑修的神识,耗干剑气和神力。

    这是天丁的后招,不到万不得已他不会想到将李褐的神识困住,此刻已经是存亡之关键,他似乎即将看到李褐剑上另一股强大气机的诞生。

    果然,这办法很凑效。李褐的元神一动摇,一部分神识就被诱音吸走,紧接着整个神识就都被吸进耳朵里,只剩下躯体仍自对抗着。

    李褐恍惚觉得眼前一亮,接着一股无法抗拒的金力在压制自己的剑气。前方是蔓延曲折的金道,簌簌凉风不断吹来,吹得神识层层消解。

    方才若隐若现的第三瓣火莲花片此时已经变得暗淡下来。李褐心里清楚,着了天丁的道,便赶忙收回意马心猿,逐渐收拢放纵的神思,只把心神、气力和剑气混合在一起。

    诱音已经收拢不住李褐的元神,随着源源不断的剑气灌入剑中,第三瓣火莲花片“如”地一声绽开了。

    耳中百丈黄金道接续断裂崩溃,天丁头晕目眩,他已经倒下了。

    在一阵冲天火光中,黄浪顿住了,李褐跃下地来,紫气升腾,他感觉自己又进了一段。望着倒在黄沙里的五重天丁,李褐悠悠说道:“我以三瓣莲花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