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义榜- 第375章 无将之城,动物之招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轩辕律 书名:侠义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ingdian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金蛇圈绕,灵舌吐芯,金光肆意,金龙出海。

    金蛇剑法居然越来越刁钻,属于“巧”一类的武功。

    他巧妙的借力,发力,抖力,释力,很快又有十人血染挂彩。

    这群将士徐徐退后,训练有素,不再恋战,迅速倒退。

    “你们是什么人?为何攻击我戚将军阵营?”吴常边走边打,边说边杀。

    这群将士中为首两人,呵呵一笑:“戚贼必亡,我等荣昌!”

    “敢说我们是戚贼,我看你们也都是大明人,因何缘由来对付我们?”吴常才经历了两次大战,一次西洋,一次倭寇,他可以说是身经百战了,如今面对这群将士,没有任何疲态,也没有任何惧色。

    反倒是很冷静,想要弄清楚形势。

    他开始怀疑到是否是俞大猷所为,但俞大猷这段时日才在沿海一带打打杀杀,怎么会突然回归来打他们?

    更何况印素素布下了无数的蛊虫在花朵中,旁人根本无法泅渡。

    他心念电转的时候,这群将士已经迅速退去。

    他们反身就一转,落下城头,吴常没有继续追赶,知道这是诱敌之计。

    就在这时候,他看到了另一面的兵营,又有数十人走出,手提怪模怪样的刀具,却既不是戚家刀,也不是大刀,也不是阔刀,砍刀。

    这群将士,杀人如麻,迅速攻占了围墙之上的军营。

    甚至自己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已经被一网打尽,显然是早有准备。

    吴常非常恼火,他立即一声大喝:“你们都给我住手!”

    “住手?”一个身影从兵营里走出,背负双手,看起来闲庭信步。

    “你!”吴常一眼看见此人,顿时失了声音。

    “是你!丁耒!”他咬牙狠狠道,就是丁耒屡次坏了他的大计。

    如今丁耒再次出现,他自然要丁耒碎尸万段。

    不用丁耒动手,他已经率先冲了上来:“你以为你带这点兵力,我们会怕你?信不信到时候我振臂一呼,四面都是军队,让你们俞家军死无葬身之地!”

    “你不用威胁我,我对威胁不管用,告诉你,现在严嵩已经来了,就冲着你用严世蕃胁迫,严嵩会跟你算总账。”丁耒道。

    “什么?严嵩!”吴常隐约从严世蕃哪里得知,很多高手都与严嵩有关系。

    如今俞家军怕是跟严嵩合于一路。

    这就让戚家军左右为难了。

    之前虽然有了胡宗宪帮忙,但胡宗宪是为了两方平衡,施的是平衡大计。

    现在胡宗宪见势头好转,也不再援助两军,所以说现在俞家军是孤军奋战。

    吴常不管三七二十一,他一剑倚天而来。

    这一剑,落花流水,长松拔地,松鹤起舞,山随水去。

    剑中隐隐盘蛇之姿,扭动略带金光的剑,对阵丁耒。

    丁耒掌心一合,顺势提步,这一提,一拿,来得十分准确,就像是演练了许久似的。

    他的手掌明晃晃的,像两柄钢板,径直在剑身上摩挲。

    瞬间,一动,一提,一摆,对方的剑隐隐有些不稳,发出嗡鸣之响。

    吴常怪叫一声,大吼着将剑抽回,却如泥牛入海。

    他不相信,自己已经到达了【开泉】中期,居然还是想个蝇头一帮,如此不堪一击。

    随之,他施展出金蛇剑法又一招“金蛇起舞”,就如一大早的蛇吐信之鸣,这剑也开始鸣叫起来,与他的武功居然相得益彰,配合天衣无缝。

    剑身转动,丁耒的手掌也随之翻开,接着二人纠缠在一起,对一剑开始了争夺。

    两方力道都是巨大,丁耒显然更稳当一些,不过吴常借助“巧劲”,他却是动作迅疾,几乎几次险些抽出剑身。

    丁耒如佛祖拈花,整个人宝相森严,微微张开的双目,微微翘起的嘴角,都像是嘲讽一般。

    吴常看到这一切,更是森森冷冽。

    他眼看无法抽离这剑,忽然一抖手,整个剑分成了两截,一截是丁耒拿住的头部,一截则是一条修长而锋利的直刺。

    他带着这小如刺的小剑,直接挺了上去。

    丁耒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一招,同样不紧不慢,整个左手一抬,飞速压制而下。

    只听“砰砰砰”三声怪响,丁耒掌心溢出一丝血液,可很快也止住了。

    吴常的剑却弯了一下,他抖落剑锋,又回到了最初状态。

    “你这是什么手,想不到,你居然有这等奇遇!”吴常看着丁耒的左手,难以置信。

    他可是半块玄铁制作的兵器,丁耒居然能够接下,即便只是半块玄铁参杂,可是锋利和硬度也非常人可比。

    正是因此,他也破开了丁耒的防御。

    若只是黑铁,除非是全力以赴,才能微微破开,可是他现在只是顺手而动,还未曾展露全身力量,就已经逼迫了丁耒。

    丁耒甩甩左手,笑着道:“这剑过于锋利,如果你当时全力以赴,说不定能斩断我的手,可是你慢了一步,你也怂了一下。”

    “你以为只有我一人?”吴常忽然说了这么一句。

    丁耒有些紧张看向四周,却见吴常连剑头也不要,而是直接飞入堡垒方向。

    丁耒没有继续追,而是振臂一喊:“都将对方的攻城器械破坏,我们完成任务自然可以全身而退。”

    厉飞和木宁在另一端的兵营杀戮,而杨当和万楼却也是又一边。

    几乎东和北两个方位,被众人迅速占据。

    可就在这时候,杨当那边出了大事,只见一个身影飞身扑来,却是一招“兔子捕食”,这是一个年轻女人,看样子有些丑陋,可是她的动作极为标准,甚至是优美,通过优美的动作,她每一招都似乎有了动物一般的灵性。

    动物学人,人学动物,这是每个时代都有的事情。

    “你是什么人?”杨当顺势一个“松风剑法”中的“正襟如松”,格挡向对方。

    对方却是修长指甲,与杨当的剑光划过,居然指甲不断。

    这是什么指甲?

    听过有人炼体的,但没有听说过有人把指甲锻炼到这个地步。

    似乎只有动物才有如此坚韧的指甲,这些指甲如插天巨峰,撕裂开来。

    雪亮的光华,直接蔓延开来,如一道水流,破开了杨当的剑光。

    就要抓向杨当的双目。

    这一招“兔子捕食”看似简单,却真正的狠毒无比。

    “小心!”万楼忽然一个闪身,他的剑倒飞而出,射向女子的后背。

    女子回身一掏,接着后背金铁交织,万楼的剑也败退开来。

    她一人之力,对付二人不落下风。

    “你们想必就是戚继光传说中的四大高手之一吧。”万楼冷哼一声。

    女子呵呵笑着,娇滴滴的:“是啊,小朋友,既然之则安之,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也知道我们厉害,不如就此离开,免得不慎杀了你,我可舍不得杀小白脸。”

    “小白脸。”杨当沉着脸,“她看不起你。”

    万楼道:“一个破女人而已,我来收拾她,你赶紧去完成任务。”

    “好,没问题!”杨当立即回头,转动身躯,抛出了数道银色暗器,同时一只手架起了火绳枪。

    在跑动中,对准了那女人。

    女人态度一下子冷冽起来,忽然整个人左右闪躲,像是弥留下的幻影,无数弹药和暗器被她躲过。

    就在这一瞬间,万楼也出手了,他的剑杀伐果断,是杀人利剑,也带着狠戾之气。

    凶煞漫天,这一招正是当日袁立施展的“袁氏三杀”!

    第一杀“直刺杀”,第二杀“勾连杀”,第三杀“环环杀”。

    三杀一出,几乎可以斩灭一切豪杰。

    他还没有修炼到“三杀合一”的境界,而是直接来了一招“直刺杀”。

    只是这一招比起当日袁立对付丁耒所用,差了一些,但好在聪明年轻,气势不减,直刺而出,四平八稳,就像是一杆标尺,顺势丈量,就落在了女人的眉峰。

    女人眉毛一停,接着发丝忽然向前一动,一卷,这剑就被卷入头发之中。

    本以为自己的剑可以斩断头发,却不想此女的头发也如此坚硬,加上武功柔和,趁机一个“灵猴甩头”,接着万楼的剑已经失了准头,整个人踉跄而前。不过他在半路,直接一个停顿,接着计算出了对方的距离,以及下一招的出招手段。

    他趁势扭动足尖,带着剑光,飒沓而回。

    女人显然也是诧异了,她的头发一卷,势必都能将人带飞,可此人居然在半路忽然借力,更是在她出手的瞬间,抽出了剑。

    这等反应,这等敏锐程度,一般人实难做到。

    这到底是什么人?

    江湖上为何籍籍无名?

    女子心头思忖的时候,万楼已经再次发出一招“勾连杀”!

    女子就见万楼的身影变成了三个,连续分成三个方位,勾连纵横,总能达到最终的方位。

    万楼这剑,来得巧妙,精密,几乎是巧而刚的大成之作。

    女子甚至都有些难以驾驭,可是她依旧拨动琴弦一般,手指晃动,这次是“黑猫示警”!

    如一只乌黑之猫,扑腾而出,带着九命架势,试图跟他以搏高下。

    万楼面对的似乎不像一个人,他即便一分为三,可是对方似乎有九条命,九个方位,根本无从捕捉。

    这女人,不简单。万楼第一时间感受到了压力。

    此刻,杨当回头在路上,带兵杀向下一个军营,就听到了堡垒之中传出一声声号角之声:“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