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出个通天大道-正文卷 第52章 城主驾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暗形 书名:吃出个通天大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ingdian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小艾是吴本草唯一的亲人,在他心目中占据最重要的位置。只要抓住她,他便不得不停手,接受谈判。但反过来说,乔家如果真敢害她,消除他的软肋,那么在鹅城,就没人能阻挡他了。

    到那时,让整个乔家陪葬,是必然的结果。

    大长老身躯一颤,听懂这话里的狠意,无言以对。他别无选择,只能等城主赶来,看吴本草究竟意欲何为。

    约一炷香功夫过去,那群街坊们返回汉正街,簇拥着一头瘦弱的老驴,慢悠悠地来到艾草吧前。

    驴背上坐着一个小老头,矮小佝偻,白发稀疏,看起来比他骑的老驴还磕碜。若不是被众人簇拥着,没人会相信,这位就是去年新来鹅城上任的城主大人。

    吴本草转过身,打量着从驴背上跳下的老头,腹诽道:“听说城主名叫章俊,这副老脸上长满了麻子,一点都不俊啊……还不如改叫章麻子,才名副其实……”

    自从上任后,章俊便深居简出,过着隐士的淡泊日子,不在公开场合露面。不止吴本草,在场多数人都是初次目睹他的尊容。

    此刻,章俊负着手,颤巍巍走到场间,腰悬的酒葫芦跟着晃荡,仿佛随时能把他拽倒,看起来颇滑稽。

    他翻了翻眼皮,扫视周围一圈,没好气地问道:“是谁威胁我,要在城里大开杀戒来着?”

    吴本草走上前,行礼答道:“晚辈吴本草,今日遭乔家当街围杀,险些丧命,恳请城主大人前来,替我主持公道!”

    说这话时,他闻到章俊身上散发出的浓烈酒气,心里开始迟疑。即便老头真是城主本尊,看他这副邋遢容貌,又喝得醉醺醺的,话都说不流利,到底靠不靠谱啊?

    章俊打了个嗝,瞥他一眼,目光移向旁边的乔大长老,“这小子指控乔家逞凶杀人,你们有没有要辩解的?”

    乔大长老仍挟持着小艾,不敢松懈,远远答道:“禀城主,一个时辰前,乔五郎率人来找他议事,他一言不合,就用法器杀死乔五郎。杀人偿命,天经地义,我们才赶来报仇!”

    当着章俊的面,他振振有词,似乎并不怕被拆穿谎言。

    章俊听完乔家的陈述,负手走到煤气罐爆炸的大坑旁,头也不回地道:“姓吴的小子,乔家说是你杀人在先,你可承认?如果是江湖恩怨,杀人寻仇,老夫就懒得再管了……”

    说罢,他眯着眼看向坑里,目光幽幽闪烁。

    吴本草答道:“是他们血口喷人,故意污蔑我。在最近一个时辰内,我压根不在家,更没见过乔五郎,哪来的什么议事、什么一言不合?我只知道,当我回来时,家里燃起大火,他们也在现场!”

    他把城主请来的意图,就是跟乔家当面对质,把事实说清楚。只要真相大白,乔家理亏,当着城主和众人的面,就不敢再继续逞凶,威胁到小艾的安全了。

    章俊站在坑旁,彷如置身事外,没再说话。

    乔大长老厉声道:“一派胡言!刚才街坊们从你屋里抬出尸体,辨认正是我们乔家的人。而且,在众目睽睽下,你又施展狠毒法器,爆炸的情形跟你家起火时一模一样,你怎么可能不在家!”

    厨房爆炸的缘由是煤气罐,刚才吴本草使出的也是煤气罐,对不认识此物的人来说,把它当成吴本草的法器,也合情合理,能证明吴本草当时在家。

    吴本草反驳道:“我的身手如何,刚才诸位都看到了。我若真跟乔家的人动手,能轻松冲出重围,用得着把自家房屋炸掉?杀敌八百,自损三千,我脑子有病吗?”

    他指着旁边的煤气罐,继续说道:“此物有很多个,我平时把它放在厨房里。你的狡辩反倒提醒了我,我怀疑,很可能是乔家的人趁我出门,想砸毁我的厨房,结果被它炸死。”

    听他这么说,乔震霆和大长老恍然,这才明白,为何乔五爷眼睁睁看着吴本草出门,最后却离奇地死在艾草吧,惊动整条街。

    原来,罪魁祸首就是这玩意。

    大长老斥责道:“这只是你随口编造出来的谎言,企图混淆视听,掩盖你杀人的罪行!案发现场是在你家,杀人凶器是你的法宝,铁证如山,你根本推脱不掉!”

    “铁证如山?”

    吴本草冷笑一声,他既敢请来城主,就不怕对质。

    “我有足够的证据,能证明自己不在家,乔五郎的死跟我无关。不过,在出示证据之前,我得先问清楚,等真相水落石出后,如果我是冤枉的,反而乔家有作案嫌疑,你们又该怎样?”

    先把话说清,断绝乔家的退路,这场对质才有意义。他不能白白损失一间房屋,必须从乔家身上得到补偿。

    大长老反问道:“你想怎样?”

    吴本草不假思索,沉声道:“如果证明我不在家,那么,乔家的人死在我家里,不仅与我无关,还说明他们是私闯民宅,非奸即盗,这场大火也是他们引起来的,乔家就该赔偿我!”

    听到赔偿,大长老沉默了。

    杀人偿命是天经地义,毁屋赔钱难道就不是?

    有城主作见证,一旦乔家答应这个条件,而吴本草又澄清事实,那么,乔家不仅痛折众多高手,还将迎来吴本草的狮子大开口,今天算是吃天大的亏。

    真相到底如何,他心里雪亮,如何敢答应。

    吴本草看在眼里,讥讽道:“怎么,你们心虚了?”

    大长老无言以对。

    这时,躺在地上的乔震霆忽然说道:“可以,但前提是你能拿出证据。否则,只能说明你在信口雌黄,欲盖弥彰,必须束手就擒,接受乔家的惩罚。你又敢不敢答应?”

    吴本草闻言,先是一怔,旋即笑起来。

    “我问心无愧,有什么不敢?既然乔家主许诺赔偿,那我就直说,一个时辰前,我去了郑屠灵肉铺,只要把郑掌柜叫来作证,真相自然大白!”

    城主章俊袖手旁观,看了半天热闹,终于发话,“来人,去把郑屠带来。”

    不一会儿,郑掌柜来到现场。

    章俊开口说道:“我问你,一个时辰前,吴本草有没有去过你店里?”

    郑掌柜迅速摇头,茫然道:“吴本草是谁?我不认识他啊……”

    吴本草愕然无语。

    远处地上,乔震霆咧了咧嘴,无声而笑。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先去了灵肉铺,又去了海晏楼?

    现在,郑屠已矢口否认,你还能怎么办?再让与你为敌的风家替你作证?

    跟我斗,你还太嫩了!

    ………………

    PS:求推荐票,谢谢诸位!